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维勇】只有花知晓

※画手维*妖精勇
※参合志的一个文,先发一段xdd,风尘苦旅让我在卡一卡的xdd

01花开的四月

维克多第一次来到苏诃缚帝的时间他自己也不记得了,依稀记得那是个春花灿烂的四月。当时的他初来乍到,很多规矩都不知道,他好奇的在那个城市里穿梭。他看到街边的商店旁种植的小蔷薇,娇嫩的花朵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即使很多年过去,维克多再想起蔷薇的香气,总是在感慨:那是他闻到的最特别的花香。

——本身甜腻的香气和泥土的湿气,在那个温暖的季节彼此交融,温柔的清风把这股香气传给自己。长期生活在北方苍邗的他,第一次闻到那么温柔的香气。那股香气,把他身处异域所具备的戒备给融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坐在火炉旁母亲抱着他,轻轻哼唱着他早已记不清的摇篮曲——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安心。

他伫立在店门口,很久,很久。

清风。暖阳。花朵。四月。

或许是因为他站在店门口太久的原因,店铺老板推开店门。纯白色的风铃“哗啦啦”地发出声音,清脆的声音让维克多回过神来。他抬起头,看向老板,笑了。

那真是个很难形容的微笑,阳光的种子在深处快速生根,抽出枝芽,藤蔓缠绕在他的身上,在他湛蓝色的眼睛庞绽放出金色的花朵。少年的灿烂的笑容就像苏诃缚帝里盛开的葵日一样阳光,灿烂,那是属于少年特有的。

老板看到少年的笑容恍惚了下,之前由于少年站在店门口时间过长且没有意思照顾他的生意的不满也随着少年灿烂的笑容不翼而飞。他倚着店门,微笑着对维克多招手。在黝黑的皮肤下的灿烂笑容各位显眼:

“刚来这所城市吗?欢迎啊。”老板推开玻璃门,示意维克多进去,“进来喝一杯?我请你。”维克多迟疑了下,想老板或许并无其他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请他喝一杯而已。他点了点头,跟着老板走进店里,老板领他进店的时候,回头看这他说:

“你好我叫披集·朱拉暖,你呢?”

“你好,我叫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在简短的互相介绍后,维克多仔细打量了下店铺:店铺挺小的,碎花样的墙纸贴在墙壁上,只有一个吊灯孤零零地挂在天花板上。店里的东西不算太多:吧台,咖啡机,作料,烤炉还有必备的几个桌椅。红白相间的方格餐布上的用玻璃瓶装的桔梗花给这小小的店铺点缀了几分生机。最让他难以转移眼神的,就是在桌椅旁的墙上那幅春景图。

小巧的精灵站在一朵娇嫩的雏菊上,背上的几乎透明的翅膀在振动。精灵低着头,双眼闭着,好像在闻花的香气,精灵的表情让维克多感到很放松。雏菊,蔷薇,还有很多维克多叫不出名的花朵绽放,在花海的尽头,有一扇金色的门。金色的门被藤蔓缠绕,门的后面,是密密的草丛。

精灵与花海,金色的大门与密密的草丛,虚幻与真实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诡异的宁静,明明是温暖春天,可却偏偏让人心生神秘后独留几分寒凉。

这真是一眼难忘啊。

维克多紧紧的攥着装着画具的画箱,仰着脖子看着这幅画,时间长到练脖子的酸痛都忘记了。

“很好看是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披集过来了,他递给维克多一杯果茶,“蓝莓果茶,凉的差不多了,慢用。”纯白色的陶瓷杯里盛装着淡紫色的果茶,果茶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传人维克多的鼻腔。维克多礼貌的接过果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画。披集见此,笑。

每个人其实都是颜控,毕竟好看的人总会让别人心生好感。眼前这个少年本来就是个美人,更何况他现在专注的盯着画,湛蓝色的眼睛仿佛被点亮了,让人很难别开眼。

披集摸着下巴,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挚友给卖了。

“你要是真喜欢,我可以把这幅画的作者的地址告诉你。嘿,小伙子别这么惊讶,实不相瞒,这幅画的作者是我的朋友。”

“他啊……”披集看着眼前一脸兴奋的少年,黑色的眼睛里撒满了细碎的阳光,笑。


“他叫胜生勇利。”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