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周叶]盛夏光年

◎纯粹吐槽风格,就是图个乐呵
◎又名:谁没个青春期
◎今天晚上感觉挺伤心挺委屈的,后来想想也是挺幼稚的,发发糖。安慰安慰自己
◎时间线大概在中考后的那个假期吧
◎崩得大概拉不回来了吧
◎话说非正剧向写的好累啊
  
  
  
周泽楷感觉自己挺憋屈的。
  
  
咳,请以一个孩子的角度来考虑一件事:中考完后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结果被家长马不停蹄地赶到衔接班去上课,刷空间看到自己的朋友们各种浪。屏幕这端的自己在学习那日天日地的化学,而屏幕那端的江波涛杜明等人这时候深夜放毒。更令人气的是去日本参加游学的方明华一边发和乐团的人参观的地方,一边发和女朋友的照片。
  
周泽楷感觉自己好像和他们隔了一道墙,自己在一旁学习,而对面的好兄弟们在快活的造作。
  
人生苦短,毕竟同学一场,为何如此伤害?
  
周泽楷抱着叶修送给他的企鹅玩偶,坐在椅子上如是想着。
  
而且那孙悟空去西天取经都要经历九九八十一的磨难,更何况周泽楷还想出去看书打游戏什么。照常理讲,孩子跟父母说一声,父母基本会答应,更何况是周泽楷这样的乖孩子。
  
不过令人悲伤的是,我们亲爱的周泽楷同学是个话废。不但这样,在衔接班上完后,周母有一天晚上还跟他说:
  
“泽楷啊,妈给你报了个网课。你在家里闲的也是闲的,不如上上网课。”
  
看着自家母亲和善的笑容,周泽楷乖乖的点了点头,内心像有一万头骏马奔过。
  
好不容易可以造作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想上啊,我想看看电影啊???
  
事实证明,身处中二时期的周泽楷相比十年后的他从某种方面更有觉悟:他认为有些事必须说出来,在困难也有说。
  
所以导致了以下悲伤的故事。
  
“妈,我……”
  
“泽楷,是不是累了?吃点水果休息休息继续学啊,乖。”
  
“……”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
  
我的天,这究竟是一个多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还有诸多操作我就不一一说了,每一次鬼畜的操作背后,都会让他心里更憋屈。终于有一天,因为搬家时间和周泽楷约叶修出去玩的时间撞了,周母让他取消那次出去玩。
  
天知道周泽楷找到叶修玩多不容易,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约到了,可是母上要他推了???哦,上帝这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周泽楷到最后也是忍无可忍了,在约叶修的那天早上悄咪咪的离开了家。走到一个不起眼,但是他心心念了好久的地方看书。
  
顺便他机智地关了手机,屏蔽外界一切联系。
  
……他本人也没考虑过自家前辈没找到他的情景。
  
所以当日薄西山,他也正好准备回家的时候。看见他亲切又和善的叶修前辈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
  
周泽楷:我可以选择跑路吗?
  
叶修没顾忌那么多,上去摸了摸后辈的脑袋说:“行啊小周,敢把手机关机自己出来。不怕家长担心啊。”
  
周泽楷特别乖巧的回答:“不担心。”
  
叶修看着面前地后辈,想起面前这位学弟最近在空间里不是发学习就是在干活。是人都接受不了这种操作。又想想周泽楷为什么跑出来,他就不厚道地笑了。
  
周泽楷:你一定知道了什么不可告知的秘密。
  
还没等周泽楷说什么,叶修牵着他手离开了商场。或许是因为逆光的原因,周泽楷看不清眼前叶修的表情。在喧闹的人群里,听见他似笑非笑地说:
  
“下次有什么想法,直接跟父母说呗,父母又不能打你。”
  
……叶修大大,麻烦您说这句话时,想想你亲爱的父上发现你打游戏还氪金是跳脚打死你的情景想想。
  

话虽如此,可是这件事情大概也算是周泽楷学生生涯里,除了在家出柜以外,干的最离经叛道的事情。
  
………从而导致每当叶修提起这件事就不停地笑。当然周泽楷总是在叶修笑的时候,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最后扑上去亲他好一会儿。亲完后在叶修耳边笑着说:
  
“谁没个青春期啊。”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