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俗不可耐

一个俗人,没什么特别的。除了画画写文追星,也没什么喜欢的

【周叶】Day15 samsara

很烫。

  

这是叶修的第一感觉,自己好像身处火炉一般,从头到尾都受到了煎烤,甚至感受到自己的灵魂都被这炽热烧灼。可偏偏他的心是冷的。

  

冰冷与炽热相织相错,逼得他喘不上气。

  

  

——叶修发烧了。

  

对于叶修发烧这件事情,周泽楷绝对很不可思议。在他印象里,叶修虽然很少锻炼,但是身体还是很好的。叶修这一病,兵败如山倒。他们的旅行计划不得不改变一下。

  

“叶修,喝水。”恍惚间叶修听见周泽楷在他耳边轻声对他说话,周泽楷说话带有江南水乡的软意,听的他有些恍惚。或许是发烧的原因,他看自己的恋人总是有些模模糊糊,与记忆深处的一个小少年重合。当温水咽下,那种温凉的感觉在胸腔中弥散开后,叶修沙哑的说:

  

“是你吗?好多年没见了,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快。”

  

“你……好像小周。”

  

周泽楷听到叶修断断续续地说完这段话,愣住了。转而笑了起来,黑曜石般的眸子一下子被点亮,那里面有着点点星光。

  

“快睡吧。”

  

等到叶修睡熟后,周泽楷趴在他身边,在他耳边低语:

 “我从未离去。”

  

  

你可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所有相遇,都是三生石上的旧梦前缘;久别重逢,都是前世慈悲种下的善果。

两个人在一起,其实是前世有缘结下善果,今生注定会再续前缘。*

  

  

时间如同潮水一般,一遍一遍的翻涌,在海边上礁石上打出一朵朵漂亮的水花的同时,卷走记忆的沙砾。可是啊,即使再久,也终有那么一天回想起。

  

二十五岁的叶修回想起十五岁的自己的那场离家出走,或许他会给自己一嘴巴子,觉得自己当时想的太天真了。在这过程中受到许多坎坷与挫折,眼泪与苦痛也刻在肋骨上疼的难以忍受。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他还是选择偷走弟弟的行李,离家出走。

  

看着窗外的风景,少年叶修也曾兴致勃勃的规划好接下来的每一步该怎么做了。可是随着旅行的颠簸,当他到达杭州,下了火车站后,看着人们行色匆匆,他才意识到一个苍白无力了现实: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世间的人大多行色匆匆,即使有如春光般的暖意,也被这行色匆匆的世界所消磨殆尽。

虽说如此,可也还是有那么一些人,选择停下脚步来为想他一样的人给予温暖。

  

“那个……需要帮助吗?”叶修规划下一步的时候,感受到衣摆被人拽了下。他回头一看,发现一个精致的过分的小男孩怯生生的看着他。叶修发现在男孩不远处有一对夫妇,男孩和他们长得很像。

  

应该是他的父母看他独自一人不放心,又怕他看到他们有戒心才让这个孩子来吧。

  

叶修自以为自己没心没肺到了一种极点,在父亲那句“你有种打游戏,我就敢有种说没你这儿子”的强势作风和母亲分怀柔政策下,他的心早已被打磨的坚硬。可实际上他在这场颠簸的旅途中,才发现他所谓的冷硬也不过是小孩子的意气行事。

  

也许是独自在外,别人的一点温暖就能让他特别感性吧。他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对男孩笑着说:“不用啦,我之前是没想好该怎么走接下来的路。”

  

“刚刚才彻底清楚路还很长,现在才刚开始。”

 

我们成长的道路上也曾迷茫,也曾停步不前,但我们最终都会坚持自己所想,走完着漫漫人生路。

  

“那个……我叫周泽楷。”叶修刚准备离开的时候,男孩鼓起勇气问他,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流露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这是问自己的名字吗?叶修摸摸鼻子想。

  

“叶秋。就是‘一叶落,而知天下秋’那个叶秋。”他对周泽楷笑,语调有些上扬:“你也可以叫我叶修。”

  

“还能再见面吗?”

  

叶修看着周泽楷,小时候的周泽楷不像长大后的那般沉稳。现在的他,更像一朵清莲,清澈的透亮,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一切的谎言都被揉碎了,吹散在风中。

  

叶修想起他在初二的时候,他母亲突然着迷白落梅的书,由于那时候母亲对此的念念不忘,从而认识他记住了一小部分。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分。”

  

后来啊……大概是因为他很快到了嘉世,遇到了苏家兄妹,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那个清莲般的孩子也被放置在记忆最深处搁浅。

  

“向鱼问水,向马问路

向神佛打听我一生的出处”

  

叶修走在长廊中,听见铃铛随风舞动,他闻到属于寺庙的香火味道。

 

“而我呀

我是疼在谁心头的一抔尘土

一尊佛祖,两世糊涂”

  

他看到那个被搁置在记忆深处的少年渐渐长大,最后成为自己的恋人。

 

“来世的你呀

如何把今生的我一眼认出”

  

都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就换成今世的一次相遇。那周泽楷在三生河畔处等他有多久,才能换来这一生的白头偕老?  

  

三生河畔的水,冷到刺骨。那个温润如玉的人,有该怎么忍受下来的?那炽热的思念该有多少,才能捂的他心头血不曾半分寒凉?

  

  

  

  

  

叶修这病来的快,去的也快。第二天这病就好了,他醒的时候周泽楷趴在床上睡着了。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子里,在这安静下,叶修轻轻的亲了下周泽楷的脸颊。

  

感谢我们得以再次相遇。

  

周泽楷手指动了下,又很快的恢复如初。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