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俗不可耐

一个俗人,没什么特别的。除了画画写文追星,也没什么喜欢的

【周叶】DAY24终于等到你

周泽楷有问题。

叶修在世邀赛集训的时候就意识到了,尤其是在知道错过航班时,周泽楷整个人都是肉眼可见的开心。找现在流行来说就是,他的背景板都是blingbling的小fafa

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每当叶修问周泽楷这件事的时候,他看到自家后辈比平常更安静了。周泽楷眼睛四处看,为独不敢和叶修正视,他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叶修在周泽楷张口时,以为自家后辈要招出来分时候,说:“小周我跟你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麻溜的,快说。”

可是,周泽楷回应他的,只是一个深深的吻和一场贪欢。

……嘛总会知道的,还是不问了吧。叶修在不知道多少次捂着腰,扶着墙走路得出来的结论。

多年以后,当叶修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还是像个热恋的男孩子一样,环着周泽楷的腰,在他耳边清唱。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他们啊该有多幸运,在最美好的年华里相遇。

当清晨的阳光穿过玻璃的时候,当喜鹊在枝头唱着歌谣的时候,当白云在蓝蓝的天空上慢悠悠的飘过的时候,叶修缓缓转醒。正准备问身边人几点的时候,没看到对方,反而看到一封信。

【去奥胡斯剧院】

这是叫他找周泽楷吗?

叶修在拿起那个信封,打开信封。看到字条的同时,看到一张剧票。叶修看到是什么剧的时候,哑然失笑——那场剧是众人所知的《罗密欧与茱丽叶》。

说实话演员演的好不好叶修根本看不出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注意听。他看罗密欧和朱丽叶背地偷偷交好的时候,他想起来周泽楷会唱戏。

叶修很少听戏曲,少数还是他在少年时期和叶秋一同陪母亲去梨园看戏,看到最后确实睡着了。
所以当他得知周泽楷会唱戏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震惊的,并且在周泽楷说要和他去看戏的时候他连忙摆手:“不去不去,夏休期正是抢野图的好时间,而且这么热的天,不去看戏。”看着自家前面连连推辞,周泽楷的笑容颇有几分无奈,轻咬对方的耳朵,低语:“我去唱, 你听?”叶修一下子来了精神,连野图也不强了。“去!现·联盟第一人唱戏怎么不去!”

流水一梦,春水遍远。叶修仍记得周泽楷在梨园里,站在偌大的戏台子上,给台下的他唱着霸王别姬。周泽楷唱戏的时,最吸引人的便是他的眼睛。他的眼角被胭脂染红,被画笔上挑,那双水一般的眸子里有着七分柔情三分爱意。在周泽楷唱“大王,快将宝剑速速交给臣妾”的那一瞬间,叶修甚至把自己的恋人认做那个为项王至死不渝的虞姬。

可是啊,周泽楷毕竟只是周泽楷,是属于叶修的周泽楷。在周泽楷唱到那句的时候,他和叶修对视,刚刚的气氛一下子没了。叶修笑着说:“不唱了,不唱了,唱到这已经够本了。”周泽楷什么也没说,只是那双带有笑意的眼睛里告诉叶修的——听他的。

他叶修不是西楚霸王项羽,周泽楷也不是那个虞姬。他们经历了很多,也曾想放弃,但最后还是想与对方白头偕老。

戏结束了,项羽和虞姬最后没能活着在一起,罗密欧和朱丽叶亦是如此。也愿来生他们和周叶二人那般可以在红尘最深处相逢。

叶修起身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身边走来一个服务生。服务生礼貌的给他了张纸条后离开。叶修打开后发现字条上只有几个字:

【圣克莱门斯教堂】

叶修笑了,他明白了自家恋人不正常的举动。现在,他只需要走到那个教堂,接受所有。


“红尘如泥

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

与你相遇”

“哟,小方,这是……你们那个新人队长?”

“小周,这位是叶秋前辈。叶神好,这是我们的队长。”

周泽楷感受到背后有一股力推着他走上前。他回头一看,发现是方明华把他推到前面,大抵是要他自我介绍。

“前辈,你好。周泽楷。”

他握着那双带有好看的出奇的手,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激动——他仍然记得在他16岁的时候荣耀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叶秋这个名字更是如此。

请多多指教。周泽楷在心里暗自说道。


“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

匆匆别离”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周泽楷早已经记不住了,一切都好像是水到渠成。可是量谁也不会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周泽楷和对任何事风轻云淡的叶修会吵起来。

“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在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不是吗,呵”叶修看着面前的后辈,吸了口烟,吐出来:“就那样吧。”

之后留给他的,只有背影。

周泽楷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直至化作一个黑点消失不见的背影很久后,在墙上重重打上一拳后离开了。


“也许我还是我

也许你还是你

也许有一天

在乱世的红尘里

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周泽楷清楚的记得,并且认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世界联赛赢得冠军的时候,他偷偷握着叶修的手,不断的摸着他左手的无名指。叶修什么也没说,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他终于追上叶修了


“那时候

我答应你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叶修几乎是跑到教堂门口的,刚到大门口,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看到他过来,快步走进。拉着他的手说:“he. has waited you for a long time.”

"well,i know."叶修跟在小女孩身后,答到。


“并且

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叶修走进教堂,看到那个有些腼腆的恋人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他。周泽楷穿着国家队队服,穿着那件承载着他们共同荣耀的衣服,跟他许诺白头偕老。

周泽楷走到他面前,抱住他,在他耳边低语:

“我曾想,和你一起去新泽西看一场初雪”

“我也曾想,和你一起去西藏的布达拉宫,在旅途中念着仓央嘉措的情诗”

"可是我现在"

叶修看着周泽楷拿出戒指,对他说:“更想和你共白头。”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这人,他本以为他早已看淡了时间冷暖,本以为这件事他只会一笑而过。可真当发生的这一刻,在听到周泽楷那句“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眼泪瞬间飙了出来他想起来他们这么多年来,好的时候蜜里调油,坏的时候,也就差一步老死不相往来。可最后的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好啊。”叶修抹了下眼泪,笑着说。


“余生多多指教。”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