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俗不可耐

一个俗人,没什么特别的。除了画画写文追星,也没什么喜欢的

【维勇】一晌贪欢

“今晚上月色会很好。”

维克多倚着围栏,对勇利笑着说。夏日的阳光悄悄地爬到他的眼角,像种子一样落下后疯了般抽出枝芽,绽放出一朵朵花朵。那一朵朵的花很温暖,柔化了维克多的笑颜。

其实勇利不是不懂维克多话里的意思,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三十五岁了。他记得几年前光虹跟他说过三十而立,当时的他们都还很年轻,还不知道那四个字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

一次次的贪欢换来的一次比一次更甚的苦痛,让勇利不断的变化,现在的他或许对“三十而立”有隐约的看法。

更何况啊……勇利看着在冰场上训练的安东尼奥,安东尼奥也感受到养父的目光,给勇利一个灿烂的笑容示以答复。少年笑的很灿烂,那份灿烂连带着他紫色的桃花眼里有溢满了阳光。他笑的是那么张扬,那么自信。

——就好像勇利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的维克多那样。

安东尼奥很听话,勇利不让他干什么他都会乖乖听从勇利。除了滑冰,其实滑冰也只是因为学校组织的亲子活动里有这项。他感觉勇利很喜欢,不对是热爱滑冰,所以就想学,并且要做好。他只是想让勇利开心一些,毕竟勇利过得太苦了。

可是勇利也只是以为安东尼奥喜欢滑冰,他才会再回到这个冰场。当年的那个银牌,说不遗憾都是假的。勇利在每个难以复加的清晨和惨淡至极的夜里都想过回到那个承载着他的所有的冰场,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这辈子都不能不能在冰场上做完一整套的表演了。

所以当勇利看到安东尼奥站在冰场上绽放出属于光彩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那颗沉寂多年的心有跳动了。他的眼里有光——安东尼奥,现在是他,胜生勇利活下去的动力。

至于维克多……勇利一提到“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时候,好像有个小火花在胸腔里炸开,让那颗心更痛。他也学会了把他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给了安东尼奥和他的未来,所以即使在维克多提出重新来过的时候,他能理智的考虑着这段感情。

考虑的结果是他决定拒绝维克多。

他累了。

他不想在坚持这段早已没有意义的长跑。

他决定放弃了。

“可是啊……”勇利正视维克多,一字一顿地说,他的每一个字都像锤子一般敲打着维克多的心。直到他说完,维克多也听到“啪”的碎声,维克多也知道不可能了。

真的不可能了。

“尼基福罗夫先生,您是搞错了吧?”

“今晚……没有月亮啊。”

“今天晚上要下雨啊。”



——————————

这个就是我构思了一年的文,它原本的名字是风尘苦旅。可是在我经历了这荒唐但又有收货的一年后,我在想起这篇文,决定叫它一晌贪欢。

我记得之前我看过出柜后维勇二人离开,多年有重逢在一起了。我其实更想写的是一个无可奈何的故事【他们曾经很恩爱,可是到头来却没能在一起】

这只是我特别想写的一个片段,寒假等我修完参的all勇合志ll后会来写完的。不过只能在半夜了2333毕竟要集训和补文化课。而且我打算看完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以及胭脂扣在写。

即使没看完我刚刚说的,我也会写的。毕竟我对这个题材也是想写很久了。如果有人想追的话,可以订阅tag【维勇】一晌贪欢,我考完试会一边画速写,一边写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弃坑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