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椒鱼头—北城

这里北城,幸会

全职周叶粉,偏杂食。叶受基本周叶纯食,其他叶受看文笔再说。叶all也吃,但少。周攻同理。
偶尔会摸个鱼。

拒绝ky,有缺点可以指出。请不要说话过于犀利,这里经常自我反省和嫌弃。



性格古怪些,平常聊天会注意
跳转话题比较快,脑洞已经变成黑洞【笑】

希望每个人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一个没有题目的段子,续写某人的安格BE

好甜好甜【笔芯】

池稻不是迟到:

腹黑心脏病温柔安/傲娇炸毛OOC格


没有弃权声明,他们是我的,OOC也是我的……(捂脸)


12月也快到了末尾,格蕾达终于把扎着的长发披散下来。始终保持着垂腰长度的棕红卷发懒懒散散地炸着毛,一如既往。
被冉嘲笑了很久冬天都过一半了才想着保暖,格蕾达也没反驳,撇撇嘴想着,还不是因为他喜欢看……


他喜欢看。


穿衣镜前整理着围巾和耳罩的少女停顿片刻,思绪禁不住飘回三年前飘着小雪的圣诞前夜。
安塞尔什么时候倒下的她不知道,她只记得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充斥着大脑的一片白雾。
……什……么?
她死死盯着冉不断开合的嘴,黑长直少女急急地说着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清,只有第一句话在耳畔无限循环。
——安塞尔心脏病犯了!在医院抢救呢……
带着哭腔的嗓音在她脑海里激起一片空荡荡的回音,格蕾达颤抖着一把推开冉,冲到大街上,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拦下出租车冲进医院的。


她想自己当时看起来一定像个疯子。


她记得安塞尔说过他最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因为那总会让他有些不好的联想。说这话时少年做了个鬼脸,笑得眉目间满是阳光,暖褐色的瞳孔盛满了蓬勃的朝气。
——才不会是如今玻璃门后面脸色苍白浑身插满了管子的样子,温柔的眉眼都淹没在了氧气面罩腾起的一片白雾之后。


格蕾达靠着重症监护室的大门跪坐下去,鼻腔里充满了消毒水刺鼻过分的味道,满眼望去是一片惨淡的纯白。
真冷。她把脸埋进安塞尔织给她的围巾里,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格蕾达——你再不下来就来不及了啊!”话筒里少女抬高的音调让格蕾达回归现实的同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她迅速把自己整理好,拧开门迎接楼道里的寒风。
真冷。她搓了搓手,却忍不住绽放一个微笑。
冉和德森站在门口等着她,年长些的青年对她微笑致意,黑发女孩儿上前几步对她上下打量一番,然后点点头扬高了嘴角的弧度:“啊,亲爱的格雷斯小姐终于学会了打扮自己,用不上我对着镜子摆弄你半天了。”
“——闭嘴啦冉!”


机场大厅里挤满了回家过节的旅客,热气在玻璃上氤氲出朦胧的水汽。正中高大的圣诞树在明亮的光线下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格蕾达艰难地穿梭在人群里,边四处张望边念念有词:“啊……人好多,到底在哪啊……”
冉打了个响指说:“不如分头找吧?我和德森去那边,你去那边。”正忙于处理视觉系统接受到的信息的少女,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显然并未注意到两位友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绕过圣诞树,她的双眼被谁蒙住了。
格蕾达怔忡地微微张大了嘴,举起的手因对方骨节分明的双手的温度而停在半空。
“——猜猜我是谁?”
少年的嗓音带着变声期的沙哑,却也因此该死的好听。格蕾达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颤抖,她意识到来的时候一路的心理准备此刻其实毫无用处,不安与期待将她的所有镇定一瞬间都击碎,在脑海里朦胧成一片白雾。
“……怎么了?冻晕啦?”
身后的人许久没得到回应,疑惑地要放下双手,却被格蕾达一把按住。那人安静下来。
她握紧了对方微凉的右手,轻轻用力,对方也遂了她的愿放下双手,格蕾达转过身——从遥远大洋彼岸归来的少年一袭灰色风衣,身姿挺拔一如三年前,棕色短发柔顺地搭在额头,眉眼依旧温柔。
安塞尔·劳恩对她微笑,笑容还是一样盛满了阳光。
“喂——不会是见到我吓傻了吧,说句话啊?”少女半天没有动作,安塞尔疑惑地在她眼前挥挥手,下一秒收获格雷斯肘击一枚——
“你个混蛋终于回来了!”格蕾达狠狠地锤了安塞尔一下,看着印象中只比自己高几厘米,如今却有了将近半个头差距的竹马故作痛苦的扭曲表情,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她轻轻拥住面前的少年,微笑开口。



“欢迎回来,安。圣诞快乐。”
























【你以为是HE吗,年轻人你太天真了\(≧▽≦)/】
【OE往下↓】













“所以你是好了吗?”
温暖的车厢里,棕红色发的少女紧紧抓着少年的衣领,一副恶狠狠的“你不说好了我就掐死你”的表情。安塞尔勾起了嘴角,握住小青梅的手搓了搓,轻笑道:“你这个表情瞪着我,我敢说没好吗?”看着格蕾达愤愤地瞪大了眼睛,他赶紧大笑着补充:“开玩笑啦,我可是七大洲八大洋转了好几圈,有什么病不治好了?”
“治好了就好,我就怕你——”可疑的停顿。格蕾达似乎是才注意到自己被护在手心里的双手,动作一僵,心里庆幸着天够冷——
“诶,格蕾达你怎么脸红了?”
安塞尔坏笑着凑近她,格蕾达闪电般向后闪开了半米远,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叫道:“才没有!——那是冻的!”
——天够冷,她才能有个完美的理由啊。
在德森丝毫不留面子的轻笑声和冉一脸“你们两个神经病闪瞎我了”的怒视之下,车厢里终于安静下来。
安塞尔倚着车窗微笑着注视还炸着毛坚决贯彻“盯着窗外不回头”政策的少女,神色有些恍惚。


治好了……吧?大概是吧。
这种事情他也说不准啊。


但是现在,还是顺毛比较重要。


【END】


OOC不是我的错,都怪有人大半夜发刀害我带着角膜塑形镜写OE报复社会(喂……)
毫无逻辑的段子竟然也爆字数1800+,从来没这么有动力……果然给自己的文写同人比较放飞=A=
简单来说就是安塞尔出国去治病啦w好没好?咦,你别问我,我怎么知道OvO
请相信我,正文格蕾达可没这么软,安塞尔也没这么温柔……正文互相伤害的损友模式到这里变成了甜掉牙的青梅竹马,先别管我写没写出来……(囧)
这么说正文安塞尔其实是傲娇(沉思(你话好多)


好了我不废话了……食用愉快,望不嫌弃ー( ´ ▽ ` )ノ✧


——————————
那个某人,你的OE,虽然也没O到哪去(面无表情) @剁椒鱼头

评论

热度(4)

  1. 剁椒鱼头—北城池稻不是迟到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好甜【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