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周叶】【你好番外】在那之后

除妖师paro
除妖师周×白狐叶
梗源自空间
可能会be
私设如山
人设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往日的恩恩怨怨都化作一江春水,流入时间的长河。自从那次天罚之后,一切都平静下来了。杜明追到了唐柔,方明华的孩子会走路了,邱非带领嘉世走向了正轨,轮回也成为了湘阳的第一阴阳司。

  
这美好的都可以happy  end了……吗?

  
如果不算叶修的千年修为尽散化为原身,周泽楷在那之后很少笑的话。

  
有人说,当你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总会怀念ta。
  
  
周泽楷起初不这么认为,现在却感觉这他妈的真对。
  
  
——他想叶修了
  
  
“诶,小初会走路了,好可爱!”吴启看着刚学会走路的方初,好奇道。
  
  
“嘿,小初过来”吕泊远拿着玩具,吸引方初过去。然而人家孩子理都没理他,走走停停,向叶修那走过去。吴启看着狐化的乖巧可爱的叶修,想起曾经的叶修,不禁打了个颤:
  
  
真是日了狗都。
  
  
“卧槽,叶修居然这么找孩子喜欢”真没想到。孙翔看见方初向叶修走过去,眼睛都好掉下来了。还没说完话 就被江波涛捂住了嘴,且看见江波涛“你是智障吗”的眼神
  
  
“没事”周泽楷摇了摇头,把方初抱到离叶修远些的地方,避免人家对狐狸毛过敏
  
  
“一切都过去了”
  
  
是的,一切都过去了,曾经的周泽楷和叶修人妖殊途,现在终于在一起了。…尽管不尽人意些。
  
  
如果当初自己要是坦诚一些,跟叶修说出自己的心意,这一切……会不会改变?
  
  
周泽楷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那个……小周啊”方明华斟酌着话对周泽楷说。不难看出周泽楷很喜欢小孩子,更何况周泽楷已经三十多岁了。狐妖化作人形至少需要百年时间。周泽楷,等不起
  
  
“你……确定不找个伴?”
  
  
周泽楷一愣,而后抱起叶修,顺了顺狐狸毛。叶修也感觉舒服,埋了埋。
  
  
“谢谢,不用了”他低头,看着叶修,嘴角微微上扬笑道。那笑容,颇有当年叶修的几分神采。
  
  
唉。江波涛见此,只能无奈摇头。他曾听说过,青悠人,当伴侣死后,要么殉情,要么替他活下去。周泽楷正是效仿青悠人,替叶修活下去。
  
  
——因为叶修来自青悠
 
  
叶修在遭受天罚后,周泽楷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像叶修了,但是却很少笑了。尽管如此,江波涛仍旧记得,一次在邯州的聚会上,苏沐橙扯着他的袖子,看着一个人坐的的周泽楷,小声:
  
  
“周泽楷越来越像叶修了”
  
  
连和叶修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的苏沐橙都说周泽楷像了。周泽楷这是缅怀叶修,还是……惩罚自己?
  
  
这话要问周泽楷本人,恐怕他也说不清。
  
  
都是孽啊……江波涛最后皱紧眉头总结道。
  
  
“我打算去青悠了”一次,周泽楷随意一句话惊动轮回众人
  
  
“为什么?!”
  
  
“我听说,青悠可以让散了修为的妖怪恢复修为和记忆”
  
  
他想试一试
  
  
他想叶修了
  
  
这时,太阳开始落山了。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洒在地面上一片金黄.也有几道暖橙色的光找到了周泽楷的脸上,周泽楷摸着叶修的毛,再没说话。
  
  
江波涛和周泽楷生活多年,又何尝不知周泽楷的想法,他想看清周泽楷的表情,但最后却因为刺眼的余晖,只好作罢。
  
  
“既然想去,就去吧”江波涛起身,出门时笑答。
  
  
“趁还活着,就赶快实现自己内心所想的吧。”
  
  
“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话音刚落,留下的只有关门的“吱呀声”和周泽楷意外的样子。
  
  
真是……谢谢了,周泽楷看向窗外江波涛的背影,如是想到。
  
  
11月25号,周泽楷的生日
  
  
那天轮回众人给周泽楷庆生。与其说庆生,不如说最后的道别。
  
  
——周泽楷要动身去青悠了
  
  
到最后收拾满地狼藉的时候,周泽楷还听见醉酒的孙翔说:
  
  
“队长……要幸福啊”
  
  
周泽楷神色柔和,揉揉孙翔
  
  
——当然会啊
  
  
那天是阴历十五,是个满月的日子。圆圆的月亮洒下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进入房间。昏暗的房间被照亮了,可以清晰看见房间里没有一件私人物品,除了一张照片,一张他们在一起照的照片。
  
  
——那是周泽楷的房间,周泽楷最后还是留下了些关于轮回的回忆
  
  
“队长,一路顺风,走到苍耳的时候记得发个消息”
  
  
江波涛看着背着行囊的周泽楷,神情恍惚:
  
  
多久没看见周泽楷这样了呢……
  
  
此时,风起,吹的树叶“飒飒”作响,吹走了他们满心的不舍。
  
  
“道别的话不在多说了,快走吧。要不然他们酒醒,又好舍不得你了。”
  
  
“嗯”周泽楷转身走了,没有一分拖泥带水。
  
  
“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们了,谢谢”最后的声音几乎要随着周泽楷渐行渐远的身影消逝。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消失在夜色中,撩起刘海,扶额,笑道:
  
  
“这家伙”
  
  
  【樱色染格窗 留我半肩残香
  斜风细雨微凉 打落清狂湿了裳
  月色撩人痒 揭一道旧伤
  那鲜衣少年郎 早就迷失在路上】
  
  
周泽楷仍然记得,每到樱花烂漫的时候,他总会想起他和叶修形同末路的那个月夜。曾经鲜衣怒马,肆意大笑的少年收起了笑容,像变了个人一样
  
  

  【红帐春宵里
  翻云雨 足缠绵 烟花灿烂一眨眼
  九曲回廊间
  逃不出 解不开 庭院深深锁年华情不寿】
  
  
“周泽楷……唔……你从我身上起开!”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泽楷按到墙上猛亲。对方的舌头伸入自己的口腔里,步步紧逼。良久周泽楷才起身,离开了叶修。嘴上还有着几缕“银丝”,该死的色/情极了。
  
  
“叶修,你逃不开了”
  
  
我已经爱你到无可救药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山雨欲来前
  深深地 狠狠地 贪婪描摹你容颜
  清辉血色溅
  刀相扣 力相角 却不敢不忍再相望一眼】
  
  
“叶修,我真的喜欢你”雨夜,周泽楷看着伤痕累累的叶修道。手中的碎霜和荒火经过雨水的冲刷,洗掉了在上面的鲜血
  
  
——那是叶修的血
  
  
叶修吐了口血,眼前一片昏暗,没有看清周泽楷的神色,冷笑:
  
  
“我当初他妈的就是贱,为什么要遇见你”
  
  
  【灯火阑珊处
  早已不堪回首 却不忘凝眸
  岁月的酒 可否忘忧
  忘了那人不经意温柔
  到梦醒时分
  逃离这座围城 逃离重重门
  一同赏过 人间盛景
  都深埋月色此间】
  
  
曾有十多年,周泽楷不敢去邯州,那个他和叶修生活多年的城市
  
  
那个城市,承载着他和叶修的欢笑与泪水,喜悦与恐惧
 
  
在再次遇见叶修后又分离时,周泽楷只去过一次邯州,之后再也没去过
  
  
——那个城市,对他来讲已经成了梦魇
  
  
    【抹不去擦不掉 刻得太深
  止不住管不了 梦得太深
  填不满补不好 伤得太狠
  忘不了的 那一个人】
 
  
周泽楷已经数不清自己多少次从梦中清醒,哭喊着叶修的名字,回复他的,只有寂静
  
  
——【叶修】这个名字早已刻在周泽楷的骨髓中,忘也忘不掉
  
  
情深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午夜梦回时
  灯火映雨满楼 故地又重游
  樱花依旧 月色依旧
  此心是否也能如依旧
  灯火阑珊处
  早已不堪回首 却不住凝眸
  趁着月色 再醉一场
  愿故人今夜入梦】
  
  
其实告别会那会儿,周泽楷也醉了。恍惚间,他好像看见叶修对他笑来着
  
  
“叶修”周泽楷继续大步走着,看向怀里的狐狸
  
  
“我们该回‘家’了”
  
  
  
  
  
  
  
  
TBC


【ps】
⑴终于把昨天丢的文码回来了,药丸

⑵这原本是小周生贺贺文的,如今……唉

⑶结尾【】的是kb翻唱上弦之月的中文歌词,悄悄安利一下

⑷感谢共催 @幺幺泠_三体罗辑的小迷妹 ,帮我想办法找之前丢的文,虽然没找到。今天码字的时候,还和我一起码,开心

⑸叶修受了天罚,记忆修为什么的全都没了,对于周泽楷来说,和死一样的难受

⑹第一次写吻戏,有点方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