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一个摸鱼】
钱塘的文让我脑洞大开
大概沉迷于把刀化糖吧 @玄离
大概是给个糖吧
很少磕农药,也不怎么看人物故事ooc见谅

自从花木兰走后,兰陵王笑容也渐渐多起来了。不是那种肆意的笑,而是那种暖入人心的笑。

一次喝酒,李白拿着酒壶说道:

“我说长恭,木兰走后,你那笑容……太渗人了吧”笑的简直就不是你了

“去去去去,还不是阿兰喜欢。真搞不懂那个成天打打杀杀的女孩喜欢这个”兰陵王或许也是醉了,低头看着酒杯里的液体,嘴里嘟嘟囔囔的,脸色通红,不知是羞得还是醉的。

是啊,她喜欢。正因为她喜欢,他才想这么准备的。

或许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吧。

兰陵王一口气把酒杯里的酒喝尽,而后把酒杯摔在地上。玉制的酒杯瞬间摔裂,像一朵花一样

李白“啧”了一声继续喝酒,不打算理会这个醉酒的男人

真没想到昔日的征战沙场的高长恭竟百炼成钢化为绕指柔



几年后——

兰陵王月下独酌,隐约间看见一个女子走过来。他仔细一看,愣住了,连手中的酒杯掉落也好未发觉:

——那不是花木兰吗?

花木兰变了,但是兰陵王依旧能认出她。神色依旧如当年淡漠

“你好,我叫花木兰,请多指教”

原来是忘了自己啊。兰陵王苦笑

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那个……我以前见过你吗”花木兰看着兰陵王,说:

“看见你总想跟你说一句‘我回来了”

兰陵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起身,抱紧花木兰。头靠在花木兰的肩上,轻声道:

“我叫高长恭,这次你一定要记住了”

“还有”兰陵王在花木兰震惊的脸色中,亲了她的唇:

“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很喜欢你,这么多年,从未改变”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