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椒鱼头—北城

这里北城,幸会

全职周叶粉,偏杂食。叶受基本周叶纯食,其他叶受看文笔再说。叶all也吃,但少。周攻同理。
偶尔会摸个鱼。

拒绝ky,有缺点可以指出。请不要说话过于犀利,这里经常自我反省和嫌弃。



性格古怪些,平常聊天会注意
跳转话题比较快,脑洞已经变成黑洞【笑】

希望每个人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叶周】VOLENDO

这篇叶周我吃qwq,太虐了qwq

番茄炒鸡蛋:

·一个意料之外的脑洞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还很俗还很狗血


·只想看叶周谈恋爱


·标题意大利语:愿望


1


周泽楷是百年一遇的杀手。


生在杀手世家轮回,祖上四五六七代一直做人头交易,从小表现出极高的暗杀天赋,被家族精心培养,十七岁那年出师,凭一把银枪解决掉悬赏榜单上赫赫有名的几个大佬。被称作“枪王”。


没有他杀不了的人。他是轮回最强的兵器,只要给钱,随时可以插进目标的心脏。


叶修是黑手党家族的boss。


十八岁成为家族继承人,以心狠手辣的做事风格著称,在各自为王的世界,一手把叶氏送上老大的宝座。


他的名字常年高居悬赏榜榜首,价钱与日俱增,可是没有杀手能接近他,所有见过他真面目的人都死相凄惨。


没有人杀得了的叶修,没有人杀不了的周泽楷。


两个互相矛盾的传说一直存在多年。


周泽楷杀人只为利,不在乎名,之所以没动叶修,是因为没人要他杀他。


悬赏榜上的数字固然诱人,可发出悬赏的人千千万万,没有固定的委托人。他出师杀的几个,不过刚好都在榜单里而已。


一日暗桩送来委托,指名道姓要杀叶修,以他手上的家族指环为证。


2


周泽楷用轮回给的假身份,伪装成boss马仔,混入一个黑手党宴会。


目标太容易找了,众星拱月的那个就是。


周泽楷端着酒杯走过去,和叶修擦肩而过。周围几人目光锐利,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保镖。


只一瞬,周泽楷已经摸清他们的站位和使用的武器。


他安静地隐入一旁等待机会,趁乱下手是最便捷的方法,他向来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


“轰”一声,另一个角落响起爆炸声,大厅剧烈颤抖着,有人开了枪,周泽楷知道那是组织派来掩护他的人,他盯住叶修撤退的路线,拿着枪边追边射,身边五人被他干掉三个,另外两个不知在和谁交手。


周泽楷抬起枪口打烂宴会厅的水晶灯,四周陷入一片漆黑,枪声尖叫声混杂在一起。


他趁乱滚到叶修身边,用那把让人闻风丧胆的银枪抵在叶修的腰间,黑暗中两人贴得很近,叶修身上有种若有似无的味道,他知道是高级香水的气味。


“愿望。”


之前说了,周泽楷是个很有名的杀手,有名的杀手就会有自己的风格,他的风格是,在杀死目标之前完成他一个愿望。除了放过他。


“是你。”叶修没回头,他认出他了。


周泽楷沉默,这两个字他听得家常便饭。


叶修:“我的愿望是......再给三个愿望。”


......


“徒劳。”周泽楷对这种拖延时间的做法不屑一顾。


叶修很受伤:“你好冷漠,枪王杀人这么贵,说话也要付钱吗?”


“......”


叶修:“三个不行两个也可以啊。”


“......”


“那我说了,你身手不错,来给我当保镖吧,杀了我他们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开双倍。”


周泽楷:“呵。”


“考虑一下吧。”叶修的语气很诚恳。


“拒绝。”


叶修:“不用那么着急,可以去我家慢慢想。”


周泽楷又闻见叶修身上的味道,淡若游丝,他像被抽去骨骼,身子突然软了。


“是你自己不要的。”意识涣散之前,他看到叶修转身,无辜地笑。


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杀他。


这是周泽楷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


3


周泽楷以为自己死了,尸体被大卸八块,或者抽筋剥皮游街示众。


他醒来时躺在床上,一只手被手铐拷紧,他腰上空空如也,枪没了,和家里联系的通信器也被取走。


周围漆黑一片,他想自己可能被囚禁了。


被猎物抓住的猎人,下场不言而喻。


过了很久,外面传来脚步声,有人进来把灯打开,周泽楷习惯于黑暗的双眼微微眯起,和灯光里的叶修相互对视。


叶修穿着剪裁笔挺的黑西装,身形修长,他挑眉问:“头还晕吗?”


周泽楷扭过头不去看他。


叶修:“又不理我,装酷啊?”


叶修:“跟你说话真费劲,还不如杰西卡。”


叶修:“行了,不就是没杀成,至于跟我甩脸子么,难道你长这么大从来没失手过?”


周泽楷终于冷冷道:“没有。”


叶修:“啊,那被我拔得头筹了,不好意思。”


周泽楷眉头一抽,眼神化刀向他剜去。


叶修被他看得寒意阵阵:“干什么这么凶,你现在可是在我床上。”


他这句话七分威胁三分调笑,周泽楷脖子一梗,犹如被侮辱般,耳垂嫣红。


叶修嘿嘿一笑:“你这人真有意思。”


周泽楷干脆闭上眼睛,整个人缩进被子里。


叶修自讨没趣,跑到旁边鼓捣,窸窸窣窣,好像在换衣服,过了一会儿又开门叫人。


周泽楷身上的被子角被他拽了拽:“没睡就起来。”


周泽楷掀起眼睑,叶修换了件白色的睡袍,正把一个黑色的小皮箱推到他面前。


里面是一捆捆崭新的钞票。


叶修对着他伸出一个指头:“第一个愿望,做我的贴身护卫,两个月,这是报酬,嫌少还有。”


周泽楷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疯了。”


放一条毒蛇和自己朝夕相处,这人估计脑子有病。


叶修:“哎,还不是某人把我的保镖折了快一半,我又不是很有钱,只能请你将功补过了。”


周泽楷低头不语。


叶修:“怎么样,两个月,足够你观察我的弱点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杀都行。”


他沉默半晌,拿起右手轻轻按在左胸口。


这是黑手党世界里表示忠诚的意思。


叶修满意地笑笑,把小皮箱塞到床底下,再掀开被子跳上床。


周泽楷:“???!!”


叶修:“又怎么了?”


周泽楷:“下去。”


叶修:“凭什么,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要走你走。”


周泽楷把拷着的那只手举到他眼前。


“这不是怕你跑了。”叶修居然很不好意思地笑笑,“枪王大大神出鬼没,不用点方法可留不住。”


一来二去的折腾,叶修身上套的那件宽大睡袍被扯得有些松了,紧合的领口微敞,露出明晰的锁骨,再往下似乎能看到白皙的肌肤。


周泽楷的脸如同烤了火一般蹭地红了,他扭头紧紧抿着唇。


叶修低头一看,乐了,还往那边凑了凑:“这么害羞?你不会第一次和人睡一张床吧,长得这么俊,还是个雏儿?”


周泽楷忍无可忍,一脚把叶修踢下床。


4


叶修郁闷。


从古至今,有哪个护卫敢打主子的。


可这位偏就敢了,还理直气壮。


他揉着腰,指挥专门给他做高定的师傅帮周泽楷量尺寸。


“人靠衣裳马靠鞍呀。”叶修围着周泽楷转了一圈,啧啧道,“玉树临风小郎君。”说完还意犹未尽地伸出手想捏捏周泽楷的脸,周泽楷如避蛇蝎般闪开了。


叶修哈哈一笑,没再逗他,周泽楷看了看镜中自己,指着身上的衣服问:“穿这个干什么?”


“干活啊。”叶修在一丝不苟地打领带,“你是我花钱请来的,不会忘了吧,当然得跟着保护我。”


周泽楷肺腑道你还需要人保护。


“过来。”叶修冲他招招手,“你领带打得太难看了,你家的人没教过你吗?”


周泽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带,这是轮回独有的打法,可以在内侧暗藏杀人利器,从小到大他只会这一种。


叶修帮他解开,又重新打好。站远几步,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天是叶家过账的日子。


周泽楷一整天都安静地跟在叶修身边,看他那些二叔三叔,表弟侄儿,姐姐姑姑坐在本家大室里,一个接一个把自家账目送过来,叶修过目后向来人提几个问题,客套两句。


等所有人都走后,他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摔回椅子,整个人都陷进去。


周泽楷盯着他暴露无遗的喉咙,心想如果有个玻璃物件的话,他能在三秒之内结果叶修。


“想什么呢?”叶修的声音飘过来。


周泽楷不答。


“算了,随便你吧。”叶修淡淡说道,“刚才——是不是和想象中的有差距,干我们这行的,大抵整日都是打打杀杀吧。”


叶修:“一开始是那样,可这一家子人总得吃饭,又不能茹毛饮血,杀人过不了日子。”


周泽楷在心里冷哼一声,叶修这是意有所指。


“周泽楷。”叶修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声音低沉沙哑,他听得心尖一颤。


“你是来杀我的,可是刚才那么多人,只有你不盼着我死于非命。”叶修笑得讽刺,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帮我解决了几个,身后整日跟着不知是敌是友的人,睡觉都不踏实。”


周泽楷想起那几个被他干掉的保镖,只怕不是单纯地为保护叶修而生,趁乱结果他才是使命。


这才是叶修找他的目的,心狠手辣总好过图穷匕见,笑里藏刀。



5


叶修:“你还欠我一个愿望。”


周泽楷:“没有。”


叶修:“不管,当时你可没意见,过期不候。”


周泽楷心想,当时我让您老弄晕了,哪有时间提意见。


叶修:“两个愿望,没完成之前,你可不能杀了我。”


周泽楷:“无耻。”


叶修微微一笑:“无耻就无耻吧,你就稍微忍耐些,很快的。”


6


周泽楷俨然已经成了叶修家里的一人。说是家,就是个偌大的房子,和宫殿一样。房间多如牛毛,人就那么几个,他一天就认全了。


做饭的张婶儿,是叶修从国内带回来的,烧得一手好菜。


管家威尔士,据说从叶修爷爷那辈就跟着他家这一脉。


女仆Nancy和Carol,两个菲律宾姑娘,整天乐呵呵的,会在背后说他长得好看,看不出有什么烦恼。


叶修在小院的后面养了一只布偶,叫杰西卡,蔚蓝色的眼睛。叶修喜欢猫,不喜欢狗,可是他的前院全是狗,都是那些人送的,说给他看家。


除了那几个幸存的保镖,还有其他一些,偶尔出出入入,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除去收账,去宴会和各位大佬觥筹交错,其余时间叶修基本呆在家里。周泽楷发现叶修其实也没有外面说的那么血腥残暴,至少他看见的没有。叶修会去厨房里帮张婶儿掰蒜,会帮威尔士爷爷修剪院子,会给两个姑娘买香奈儿限量香水。


叶修:“哪有传闻那么玄乎,什么酷刑折磨,灭人全家,以讹传讹的没个真话。外面都说你能在一公里外把人爆头,你真的能吗?”


周泽楷:“能。”


叶修:“算你狠,当我没说。”


7


要说唯一的进步,就是周泽楷终于能容忍和叶修同睡一张床了。


8


在波澜不惊的日子里,周泽楷随叶修去参加宴会,另一个家族的boss过来打招呼,眼神似笑非笑地在叶修和旁边的周泽楷之间打转。


“叶先生好久不露面了。”他带一口字正腔圆的托斯卡纳音。


叶修颔首,用意大利语回答:“最近家事较多。”


那人饶有兴趣地笑了,和叶修随意聊了几句,目光更多停留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


“久闻叶先生好品味,鄙人对您身边这位十分感兴趣,可否......”


“史密斯伯爵,我们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君子不夺人所好’。”叶修平和地笑着。


周泽楷的面目虽不被世人所知,可何曾受过这种羞辱,他在脑内飞快搜索着,确定这个史密斯是悬赏榜上一号人物。再看向他时,已经把他当成一个死人了。


“哈哈哈,叶先生真是幽默。”史密斯抚掌大笑,正欲再说,却看见周泽楷脸色一变,在扑倒叶修的同一瞬间,一颗子弹从自己胸口穿过,扬起一簇血花。


周泽楷抱着叶修骨碌碌滚进桌底,史密斯抬头望向大厅,所有人一脸惊惧地盯着他,他想骂声“该死”却喷出一口鲜血,直愣愣摔在地上,摔在叶修和周泽楷面前,眼睛瞪得浑圆。


尖叫,又是尖叫。周泽楷习惯了这种声音,不过这次不是由他而起。他压着叶修,小声道:“两点钟方向,BlaserR93。”


叶修:“你......起来点。”


周泽楷:“什么?”


叶修:“你再压会儿,我叶家的血脉可就断了。”


周泽楷身体像被燎了下猛地蹿起来,后脑勺狠狠磕在桌子底。


叶修:“哎哟祖宗,别这么大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哪儿。”


周泽楷闷声道:“冲你来的,再说把你扔出去。”


叶修:“好好好不说不说,要不您再爬上来继续?大不了压坏了我跟你凑合凑合过得了。”


周泽楷:“你闭嘴。”


叶修立马噤声。


动手的人可能还没走,虽然周泽楷用狙的习惯是放完枪就离开,但难保这位比较喜欢欣赏目标倒下的姿态。


他朝四周看了看,桌布外面掉落几把刀叉,应该是奔跑的人群碰倒的,外面还在喧闹,他携刀入手,刷刷数声,又把几盏灯给打爆了。


他和叶修摸黑从桌子下出来,从后门跳上来接应的车,迅速离开。


在车上,叶修似乎很想挠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看了看周泽楷还是忍住了。


周泽楷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不想理他。


叶修:“唉,你说我平时也不得罪人,怎么就那么多人想要我命呢。”


周泽楷:“你不会死。”


叶修:“啊?”


周泽楷睁开眼,认真地指指叶修:“猎物。”又指指自己,“我的。”


叶修乐了:“对啊,所以你要好好保护我,不然被别人杀了,你就没钱拿了。”


周泽楷重新闭上眼睛,他现在总觉得谈钱有点俗气。


9


叶修第一次亲眼看见周泽楷杀人,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


他说想去Fontana di Trevi那边走走,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人不算很多,所以当几个路人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时,周泽楷给叶修递了个眼神。


叶修裹在长风衣里,懒懒地拖着脚步:“唉,今天居然忘记带硬币,难得的许愿机会啊。”


叶修对于许愿具有空前的热情,看见个流星能许愿,在花园里发现四叶草能许愿,对着只从来没见过的鸟也能许愿。


虽然翻来覆去都是那几个,希望我长命百岁,财源滚滚,妻妾成群之类凡桃俗李的愿望,但他依然乐此不疲。


他随意往后面瞟了瞟,低声道:“认识吗?”


周泽楷摇头,他向来习惯单枪匹马,和行内其他人并不熟悉。


叶修收回目光:“身后两点三个,十一点两个,穿靴子那个是头儿,都带枪,面生,应该是哪家的Associate,从刚才那条大街四百米处跟上的,大概十二分钟,估计没有狙击,Contract。”


周泽楷盯着他。


叶修:“干嘛这么看我,我知道这些很奇怪吗,好赖你这个第一杀手也栽我手里过,你到底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看不起自己。”


叶修:“好了我知道你崇拜我,暂时按捺一下你激动的心情。”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扭过头:“自作多情。 ”


叶修低声笑道:“ 我是自作多情,那您这位行家有什么高见啊,后面几位兄弟的眼神都快在我身上扎个窟窿了。”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另一条人烟较少的街道,那几人明显加快了步伐,显然不再准备隐藏。


周泽楷:“两百米右转往里,莫里斯小巷。”


周泽楷:“交给我。”


叶修略略一怔,又漾漾笑开:“好,交给你。”


10


今夜月黑风高,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机。


叶修靠在光亮顾及不到的角落,静静看着巷子里那一道翻飞的人影。


他第一次看见周泽楷出手,像一道闪电。


打头的两人在冲进巷子时已经倒下,周泽楷手里那把枪是叶修给他的,消过音,只有三发子弹。


他用最后一发解决掉第三人,枪被随意丢弃,手腕一翻,一抹银光划过黑夜。


那是早上叶修用来切面包皮的餐刀,他只吃芯不吃皮。


剩下两人中有一个是之前叶修提过的领头,身手在几人里最敏捷,周泽楷从容不迫地与他缠斗,反手割开第四个人的喉咙。


领头见截杀他无望,把枪口对准了叶修。


周泽楷面色一寒,反手拍墙,一个漂亮的拧身,藏在脚底的刀片将那只持枪的手齐腕斩下。


那人还没叫出第一个音,死神的镰刀已经送到颈侧。


周泽楷落在巷子里,呼吸声丝毫不乱,五具尸体安静地躺在脚边,鲜血如同地狱里蜿蜒的河流,身后的大街上车水马龙。


他冲叶修站立的方向看了看,叶修竟在他眼底捉到一丝乖戾,得意,残忍。


像迷惑众生的路西法,夜空中最明亮的晨星。


11


叶修:“我好怕哦。”


周泽楷:“......”


叶修:“走吧,回家。”


12


周泽楷发现,最近想杀叶修的人似乎多起来。


送果蔬的小贩,路边上看报的老人,不小心撞过来的乞丐,每个接近他的人都带着致命的杀意。


周泽楷杀的人越来越多。


于是叶修除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更加深居简出了。


一日他闲着无事,跑到后面看杰西卡,从早晨到下午,周泽楷去找他,看他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泽楷已经把气息隐藏到极致,叶修还是感觉到他了,他冲他勾勾指头,周泽楷在他旁边蹲下。


叶修说:“杰西卡当妈妈了。”


几个小白团子挤在杰西卡身边,她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一下一下,把她们舔得蓬松柔软。


叶修看得专心致志:“现在还不能抱,过一个月就可以了,听说小奶猫的爪子软乎乎的,像花瓣一样。”


周泽楷从小玩着刀枪长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小,这样软的东西,像张婶儿搓的汤圆,圆滚滚的。他看得比叶修还仔细。


叶修看着周泽楷那张因常年在暗中活动而略显苍白的脸,鬼迷心窍地伸出手戳了戳。


叶修:“哎哟好软!”


周泽楷瞪他。


叶修:“再让我摸摸。”


周泽楷往反方向挪开一步。


叶修:“害羞啦?要不你摸我的?”


张婶儿的大嗓门从身后飘过来:“小叶你就别闹他了!人脸皮薄,不跟你似的!”


仿佛为了印证这句话,一抹杏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跳上周泽楷的耳垂。


叶修笑得在草地上打滚,这么多年他头一次觉得钱真是个好东西,不然怎么会带来这么有趣的人呢。


张婶儿喊得愈发大声:“你再欺负他我可不乐意了啊!晚上没宵夜吃!”


叶修吃饭很挑嘴,每天挑的花样还不同,半夜肚子饿,就让周泽楷去给他偷吃的,周泽楷发现每晚厨房总能找到一份做好的吃食。比起叶修的七姑八姨,宅子里的几个人更像他的家人。


只有在家里,他才能感觉到叶修是真正放松的,会笑会闹,活得有血有肉,和外面那个面色冷峻的叶家首领天差地别。


叶修自己起身离开,留周泽楷兀自吹了一会儿冷风,又看了会儿猫。路过大门时,看见外面停了一辆陌生的车。


是暗桩。


暗桩不比杀手,杀手可以有很多,可行内的暗桩就那么十几个。周泽楷又恰好记忆力超群。


吃晚饭时,叶修发现周泽楷一直盯着他。


“解释。”


叶修擦擦嘴:“解释什么?”


“为什么雇人杀自己?”


叶修略微惊讶一下:“呃...并没有全部都是,你知道的,我也不是很有钱......也就这么四五拨吧...”


“为什么。”


叶修五指虚拢成拳,放在唇边咳嗽一声:“咳。这不很明显嘛,想让你保护我呗。”


周泽楷看着他,嘴唇动了动。


叶修:“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聊,有病,疯子,自作多情,是吧?每次都那么几个词,我都背下来了。”


周泽楷:“幼稚。”


叶修:“......”


13


生活依然一成不变,杀杀人,吃吃饭,逗逗猫,看看书。叶修说他喜欢樱花,可惜现在不是时候,等来年开春可以去一次日本。


周泽楷默然。


14


距离两个月的期限越来越近。


15


圣诞节来时,叶修有难得的高兴致,让管家把客厅装饰一番,还摆出了好几年不用的圣诞树。


张婶儿拧着眉头说过不惯这洋节日,给大家包了一桌水饺。


于是变成了一群人围着圣诞树,在大大的羊毛地毯上用叉子吃水饺。


叶修心满意足地吃了十几只,道:“果然还是咱们自己的东西好吃,这外国人口味太奇怪了,那些玩意儿给耗子吃都嫌弃。”


Carol吃不惯,只喝了几口汤就开始拆圣诞礼物。


叶修从圣诞树底下拖出个长方形的盒子塞到周泽楷怀里。


“圣诞快乐。”


周泽楷打开一看,满脸无语。


Nancy凑过来惊叹道:“How beautiful !”


一把银枪安静地躺在盒子里。


——什么叫借花献佛,这就是了,教科书级别,抢了佛的花再献佛。


叶修倒是不以为然,他看了看周泽楷,发现他嘴角边不知什么时候粘上一滩酱汁。


“怎么吃的满脸都是。”


他伸出拇指帮他抹掉,又端着指头思索半晌,把舌尖凑过去舔了舔。


叶修:“还不错。”


周泽楷:“......”


下一秒,刀叉落地,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时,周泽楷已经捏住叶修的下颌,把自己的嘴唇贴了过去。


“哎唷——”张婶儿轻叫一声。


威尔士爷爷笑呵呵地伸手,把两个小姐妹一边一个揽在怀里,捂住了她们的眼睛。


16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问叶修:你知道我最初为什么答应你吗?


叶修摸了摸下巴,依旧笑得阴险狡诈:“那还用说吗,一定是看我太迷人,你把持不住就爱上我了呗。”


一个叶修瞬间炸成千万个小叶修,簇拥着朝他扑过来,爬得全身哪儿哪儿都是,拽他的衣服尖叫:“爱上我了!爱上我了!爱上我了!”


周泽楷猛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天花板又映入眼帘,四周出奇地安静。他抬起手臂盖住眼睛。


“怎么了?”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和他都是睡眠极浅的人,一点儿细微的风吹草动就能醒。


“没有。”周泽楷闷闷道,“睡觉。”


叶修笑:“周泽楷——对我好点,再过几天咱们就是死生仇人了。”


周泽楷把被子拉过他头顶:“过几天再说。”


“饿了。”叶修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去帮我找吃的。”


周泽楷起身披了件衣服,摸黑走到厨房。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


厨房里很静,每天照例要摆上热气腾腾的宵夜的地方,今天空无一物。他四下转了转,在壁橱里发现了下午吃剩的布丁蛋糕。


远处传来一声很小的碎裂声。


就像清早,张婶在锅边利落地敲开一个鸡蛋的声音,因为用力巧,所以听起来只是很轻的一声。可他还是听见了。


周泽楷心中突然翻腾起一种浓厚的异样感,越来越重,像乌云一样沉沉压在心头。


他扔下碟子,换了一把刀快速往卧室掠去。


在距离他不过三十米的房间里,Carol和Nancy的尸体躺在一起,月光在她们双眼紧闭的脸上撒下一层银色的纱。


17


当周泽楷一路上解决掉七个,再推开卧室的门时,正中央不出所料地躺着一条人影。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


他仔细地掩好门:“这次也是你找来的?”


“不是。”叶修在床上低声道,“你别太大声,外面可能还有人。”


他蹲下身,用小刀去挑那人脸上的伪装。


“周泽楷。”叶修叫他,“你过来。”


周泽楷皱了皱眉,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反常。


他像平时一样坐在床上,手搭着小腹,身下的被褥呈现出一种喑哑的暗红。


周泽楷的瞳孔骤然缩小。


他快步走到床边,扶着叶修的肩膀,用另一只手去探他的腹部。


“你先等等,你听我说。”叶修反手拽住他,周泽楷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被他拽得坐到床上,和他四目相对。


叶修眼睛里很平静,像窗外一眼望不到边的夜色,所有的意味都隐藏在阑珊中,把结局明明白白地呈现出来。


“我时间不多。”


叶修看着他,清清楚楚,这几个字像匕首狠狠扎在周泽楷身上,刀刀致命,他千疮百孔。


“外面的人我认识,你也认识。要不是你,两个月前他们就该动手了。”


周泽楷突然明白了之前那种异样感从何而来,有人潜入了他的家,可外面一群所谓看门的巨犬都毫无反应。


狗只有在见到主人时才不会叫唤。


血腥气越来越浓,散发出一种浓烈的铁锈味,如置身沉郁,身下的被子正逐渐被泅湿。


“光凭这几个人肯定干不掉你和我,他们清楚,你打我一枪,对,用你的那把,我死就死了,但外面的人肯定会瞎说的,堂堂叶当家死于家族乱斗,被寂寂无名之徒刺杀,这太难听了,我不喜欢。”


周泽楷就这样听他说着,叶修贴着他很近,一字一句没有障碍,从嘴边直接落到心底,他感到一种灭顶的痛苦。


“这个给你。”叶修在黑暗中抓住他的手,塞过一个圆圆的东西。


周泽楷知道是什么——叶修的家族指环,他经常拿在手里把玩,是他的委托人点名要的杀人物证。


“用这个,去拿你该得的。”


“你?”周泽楷猛地抬头,心中那个早就扎根的疑团与日俱增,此刻终于破土而出,张牙舞爪地暴露在湿润的空气中。


“我就是你的委托人。”


周泽楷沉默半晌:“为什么?”


叶修笑了,笑完又咳嗽两下,身体抖得像筛子,周泽楷扶着他,让他撑在自己身上。


“怎么这么多为什么。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相信吗?”


18


那年,叶修刚成为叶氏的boss,受邀参加一个化妆舞会。那场舞会开得隆重,结束得更隆重,舞会的主人在众目睽睽下被当场射杀。


没有人看到凶手,除了叶修。


周泽楷离开得很快,擦着叶修的衣角飞快闪过,叶修恍然失神,只记住了那双眼睛。


后来,他命人定制了一把银枪,辗转反侧,终于送到轮回手里。


那的确是叶修送给周泽楷的礼物,只不过迟了太多年,才被他的主人用另一种方式收到。


19


“我信。”


叶修不再笑了,只是静静地靠着他。


“我信。你别死。”


他的手轻轻拥着叶修的背,像捧一件脆弱的瓷器。


叶修闭上眼睛轻轻道:“手抖成这样,以后怎么拿枪,嗯?第一杀手?”


周泽楷:“我不想杀你了。”


叶修:“可我想死在你手里。”


20


“对了,周泽楷,你还欠我最后一个愿望。”叶修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低低的气音。


“嗯。”


“替我去看看樱花吧。”


叶修喃喃道:“周泽楷...让你对我好点....没有骗你吧,算了,有什么想说的,下辈子吧......”


周泽楷怀抱着叶修的尸体,如同大梦一场,心里一块地方永远地塌陷下去,荼蘼之下,孤身万劫不复。


21


那夜,叶宅经历了一场屠杀。


人们在里面找到了大量的尸体,杀人手法如出一辙,凶手并不想遮掩自己的身份,反而故意用他最具标志的手段,把自己昭告天下。


枪王,周泽楷。


消失了两个月的周泽楷杀掉了叶修。


那两个纠缠许久的传说,结局由其中一人终结。


之后的两个月,一场对叶家人的追击开始了,说是追击,其实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喜欢闲言碎语的,被割掉了舌头;爱好勾心斗角的,被挖去了心肺;两面三刀的,削了鼻;
恶贯满盈的,流干了血。


叶修一手建立起来的叶氏王朝,黑手党不败的神话,被一个人逐渐撕碎,瓦解。


枪王在这之后销声匿迹,叶家扳指不翼而飞,上下大乱,被几个家族联合吞并了。



22·尾声


周泽楷动身前往日本时正值三月,樱花最好的时节。


他随身带着一个小木盒子,叶修安静地陪在他身边,终于没有人再来打扰。


花枝从院墙内溢向大路,熟透的山樱,穿过冷清未知的距离,成百地落入湿润的草间,成十地掉到屋瓦上,弹跳着,翻滚着。


他一步一步踏上柔软的土地,恍惚间,那个人站在路的尽头,笑着对他伸出手。


「穿过岁月的荒芜来与你告别,


在最初和最后的月夜。


宇宙的深处,时间的横无际涯里,


所有的拥抱都化为无言。」



清风如徐,花落如雨。



“真漂亮。”



「请原谅此刻转身离开的我。


为我的无法坚持。」


“叶修。”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



他跪倒在地。




「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一片花瓣从他的脸颊边拂过,轻轻的,软软的,如同小猫的爪子。




【全文完。】












评论(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