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椒鱼头—北城

这里北城,幸会

全职周叶粉,偏杂食。叶受基本周叶纯食,其他叶受看文笔再说。叶all也吃,但少。周攻同理。
偶尔会摸个鱼。

拒绝ky,有缺点可以指出。请不要说话过于犀利,这里经常自我反省和嫌弃。



性格古怪些,平常聊天会注意
跳转话题比较快,脑洞已经变成黑洞【笑】

希望每个人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第二次群宣】YOIall勇同(tai)好(tai)群欢迎您。另外这次群宣有粮吃。

kkk

唯七七七七七:

【群宣】来all勇同(tai)好(tai)群一起快活呀!!!( ´♡` )

甜梗+虐梗=10个

甜1:酱肉包

勇利一直对长谷津的特产炸猪排饭情有独钟。

蛋液浓稠地包裹刚炸好外酥里嫩的猪排,配上一点点甜酱油和蛋黄酱,铺上一层爽脆可口的卷心菜丝,就能变得非常美味。

可是自己是滑冰运动员,又是易胖体质,不克制很容易发胖但是影响比赛时的美观。

勇利想了想决定减少卡路里摄入,加大训练量,加上冰场温差大,勇利瘦的飞快,累的脸色有点苍白。

这看的维克托和尤里奥心疼坏了,决定比完赛想着法子给勇利补补身体。

这次的比赛勇利名次不佳,他倒是没说什么,比完赛后一脸认真分析完自己的不足,回去的路上看着坐在前座他们,有些奇怪

“怎么了吗?”

“那个,猪排饭你想去哪里我陪你走走?”
“勇利你想买什么我陪你去?”
“是老子先说的混蛋死秃子!”
“嚯,明明是我建议更好吧尤里奥。”

“噗,我们去吃饭吧。”

勇利被两人笨拙的关怀和照顾逗得忍不住笑出来,伸手勾住两个人的脖子拉近,吐出的气息和低语在两人耳畔萦绕。

“我饿了。”

甜2:妖七

真是的,谁知道他会长那么高啊。

南健次郎明明当初才到自己脖子那里呢,现在被压在别人身下的感觉真是不妙。

不过他长这么高,大概都怪自己把饭菜都做的太好了。

又快要到午饭的点了呢。

勇利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窗外皱了皱眉,该死……

“雨还是没有停。”

甜3:Ki

天气寒冷,勇利把自己裹得像个移动的圆球。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被认出来的。

结果——他太小看一些粉丝的痴汉程度了。

「啊,这真的是怎么办呢?」勇利无奈躲进一家咖啡店,找了个角落坐下,竖起菜单遮着脸。服务生前来询问,掐住嗓音支支吾吾吐出几个单词。

「你好。」

勇利听见声音没敢抬头,从菜单上面露出一双眼。他看见同样遮的严实的一双眼。那眼神中带有冷漠和一丝温情。

「你好。」他重复了一遍。声音依旧是冷静,跟初次见面一样。

「要一起走吗?」勇利笑着,询问道。

「嗯」李承吉伸出手,握紧面前人的手臂。

「我该回去了」

甜4:艾艾

雪花一片片的飘落。
大奖赛后的新一年,第一次在圣彼得堡,和维克托一起。
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只是——

"维克托,你不是俄罗斯人吗?为什么还会怕冷啊?"

"诶,可是跟勇利的手比起来风真的很冷啊~"
真是的 这个28岁的大男人就不能沉稳一点吗?总是找借口来吃自己的豆腐,虽然,自己也不讨厌就是了,或者,有一点开心。

"勇利。"

"嗯?"

"风吹在身上又冷了些呢~"

甜5:妖七


“恭喜你要出院了呢。”

南健次郎穿着合身的白色大褂,笑得一脸高兴。

“啊啊,不过还是会有些头疼呢。”

抚摸着脑袋,勇利发出了以上抱怨。


“真是的,车祸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嘛,还好小南你是医生哦。”

南健次郎笑眯了眼睛,询问一般的开口着,细致地顺着勇利的发丝,手背上几道较浅的肤色不算明显。

“那勇利君还记得是谁救了你吗?”

隐约是个很熟悉的身影呢……黄橙色的头发,也不知道是谁呢。

“记不得了……”

“我常回忆,只能记起他的背影。”

虐1:宜渡

冰面上冻着血。勇利倒在那里,肢体扭曲,毫无生气。我冲过去,皮鞋在冰上打滑,鼻子撞破了。我感觉不到疼痛,因为勇利比我疼得多。

我要到他身边去。

但有人拦住了我,把我架到了场边。“维恰,这样的话你就不要去医院了。”雅科夫说。

于是我安静了下来,尽管胸中嘶吼着不安。
救护车在颠簸,勇利的双眼闭着。

我只能一直握住他的手。

虐2:北城

又是一年四月,蓝天依旧,樱花飞舞。

“勇利,别总是睡觉了,起来扫雪吧。”胜生勇利迷迷糊糊间听见姐姐真利说道。

“嗯……好。不是现在还下雪?!”胜生勇利有点疑惑,但还是乖乖的扫雪了。

胜生勇利扫完雪回家的路上,看着樱花树。樱花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绽开了,花瓣上盛满了雪,粉嫩嫩的,很是可爱。

要是维克多在就好了,他一贯喜欢日本的樱花不是嘛。

这个念头从勇利脑海里一出来,勇利吓了一跳。他的脸色有点苍白,细细一看他的手微抖,脸上的表情要哭不哭。没有缘由的突然快跑,眼泪夺眶而出。他一边跑,一边撕心裂肺的喊着:“维克多!!!”那声音犹如杜鹃啼血,旁人听的也心疼。

情深不知缘深,一往情深。

冰之城堡——

滑冰场空无一人,胜生勇利一个人自顾自的划着冰。

没有配乐,没有观众,有的只有冰刀在冰上划过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割在他的心上。

熟悉的人看见的话,一看就知道那是胜生勇利的代表作——yuri on ice。

勇利滑的时候,想起了很多。他想起了父母,小优,美奈子,尤里……还有维克多。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他承受不住过去和维克多的回忆。有时候,不经意的一个记忆片段就好像一个契机,相关的所有记忆喷涌而出。

寂静的冰场里响彻这勇利撕心裂肺的哭喊。阳光透过窗户进入冰场,光线在冰场上折射出好看的光芒。

天空仍是蓝色的。

只是胜生勇利身边却在没有那个叫“维克多·尼基弗洛夫”的银发青年了。



虐3:目目

那天下着小雨。

阴冷的云仿佛也在对他进行嘲讽。

灰暗的天空凝视着胜生勇利,他太没出息了,低迷,紊乱是他现在的生活轨迹。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爱恋,的那种喜欢哦。”

他一直想对尤里倾诉,可终究没能等到机会。
是啊,他们说人在临死前会回忆起生前所经历过的一切,好像是真的呢。

司机(老(ಡωಡ) )一个急刹车,鲜血模糊了他在车窗上的视线。欸……可能真的要死了呐。

记忆仿佛要涌出脑海。

“我喜欢你!”

“我还接受不了……”

不愿想起的记忆,一直到最初的——

“你好。”

虐4:唯七

寒风吹得窗户都在抖动,无情地打在窗户上却一点也没透进来。屋子里也没开灯,明明天花板上有那么一大盏灯而我却选择点燃一个长长的白色蜡烛,火光照亮整个屋子,物体的影子也跟着火光而变得协调了起来。

夜色已深,已经是到了人们酣然入睡的静谧时刻,而我却还在书桌前拿着钢笔,身上盖着一条毛毯,执着地想要写出点什么东西来才肯安然闭上眼睛。

一片空白的脑袋里感觉什么都装不下了。

我稍微放松了点而闭上眼睛,呼吸均匀而不紊乱,突然的轻松让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感觉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画面中,黑发的少年面无表情,有些粗的眉毛甚至会令人有些喜感。就是看起来这么难以接近的少年,却在下一秒露出了一丝真心的笑容。

对着自己。

他看着我。

“勇利,你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他这么对我说。

忽然间我的笔在我渐渐失去力气的时候没稳住就掉在了木质桌上,发出了在深夜时分的静谧之中的令人心下一惊的巨大声响,瞬间麻木了我的意志随之立马摆脱困倦而清醒了过来。

……还真是糟糕啊。

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些。

虐5:冥玥

胜生勇利快哭了。

眼泪抑制不住的倾泻而出。

像断了线的珍珠。

他和尤里奥曾经那么快乐,可现在呢?曾经的形影不离,如今的形同陌路。他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愿意忘记他吗?胜生勇利?

“这样,也好。”

“彼此都断了念想。”

不去想那些往事。都把对方忘记,就好像,他未曾在你的世界出现过。

胜生勇利这么想着。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看到没有!!!一堆太太啊!!!然而写虐4的那个垃圾不是太太。(冷漠)目目和冥玥还是低龄触。才五年级的小妹妹。我五年级在干什么,写的都是什么,她们五年级写的是什么!!!泣不成声xxx鲜明的对比。

于是来玩呀!!!一堆太太!!!

YOIall勇同(tai)好(tai)群你值得拥有。

你们好这里唯七是一个成天混在太太之中的垃圾咸鱼,欢迎加入YOIall勇同(tai)好(tai)群,不一样的组织,收获不一样的太太。(迷之微笑)

欢迎戳门牌号:609046819

认准YOIall勇同(tai)好(tai)群,我们欢迎您的到来。

液!!!(眨眼☆)


↑于是就是这样。(可爱)

评论

热度(50)

  1. 中华田园喵唯一二三四五六七 转载了此文字
    qwq刚刚发现自己好像进群了这么久一直没宣过群,欢迎同好们来找我们玩啊♡o(*////▽////*)...
  2. 剁椒鱼头—北城唯一二三四五六七 转载了此文字
    k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