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周叶】你好02(全)

原本是想过年更的,但是因为1w4
所以提前更了嘿嘿
进度是(3000/14100)

除妖师周*白狐叶
人设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你的好友】周泽楷将长期掉线
谢谢观看

















刚下了雨的青悠带着一分属于夏的清凉,以及属于青悠的寂静。
  
早晨的青悠十分安静,偶尔能听见麻雀的叫声和竹叶【沙沙】的声音。阳光透过薄雾撒下几缕阳光。
  
——天晴了。
  
阳光透过纸门,洒在一直沉睡的人,那男子紧闭双眼,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有着奇异的花纹
  
——那是封魔咒
  
突然,男子的手微微颤动,眼睛缓缓睁开。
  
他穿好衣服,起身拉开房门。
  
他向明净的蓝天几乎是小心翼翼的探出手,指尖触到了轻柔而温和的风,像山后那一缕流云的触感。♢
  
竹叶“沙啦啦”晃动着歌唱,飞进屋子里的麻雀排着翅膀在他的脑袋上打了个旋。阳光带着金色的温度穿过苍穹一路流入他的掌心,顺着张开的五指一寸一寸滑落,直至落在他眼底溅开一片灿烂明亮的光点。♢
  
他闭了闭眼,睫毛微微颤动,感受着迟见的阳光。♢
  
男子睁开了眼,恍然:
  
原来我还没死啊
  
真是……命大啊
  
一声几乎听不见的笑声从喉咙发出,笑声有这几分自嘲。
  
刚出门,他就看见和自己长的一摸一样的弟弟和已经长大了的妹妹。
  
……原来,我睡了那么久啊。
  
那件事情,真的发生了啊。
  
“哥,恭喜你还活着”叶秋拼命的挤出笑脸对叶修说到,可是他笑的却比哭还难看。
  
“叶秋你这话真不好听。”那男子,也是叶修,适应了刺眼的光,随意说道。
  
“话说,距离上次有几年了?”叶修忽然问到。
  
“……十年。”
  
“哦,原来这么久了。不去‘苻时’吗,叶家大公子醒来了,长老院恐怕又有什么打算吧。”叶修在叶秋前面走着,回头笑。阳光透过竹叶找到他脸上,叶修看上去笑,但有感觉没有笑的意思。
  
“毕竟那个计划似乎就在十年前开始准备了。”
  
“还有。”
  
“你认为九千年修为的白狐‘降辰’不到三百年,那些老不死的,没有什么想法吗?”
  
话说到最后,尽是讥诮。
  
“叶修!”叶秋怒喊了一声叶修。“别忘了,你是青悠白狐叶家的!”
  
“那是叶家的天命!”
  
随着叶秋最后一个音落下,竹叶好像收到什么力一般,无风自动,“刷啦啦”的掉落。
  
——那是叶秋的灵力,“魄”。
  
叶修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为家族固执的样子,突然笑了:
  
什么时候自己的弟弟……这么固执啊。
  
为家族……这么固守成规啊!
  
叶修摇了摇头,用叶秋熟悉的“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我真没想到你当族长这么多年,竟然当傻了啊。”
  
“我愚蠢的弟弟。”
  
“你什么意思啊喂!”
  
“你没发现吗?”
  
“月亮已经很少变圆了,他只在鬼节还是百鬼夜行的时候圆”
  
“它已经变成弦月了。”△
  
此时风起,周围狂风大作,竹叶和衣袖随着狂风猎猎作响。奇怪的是,明明是六月,青悠应该是酷暑,可是在此时确是让叶秋感到从脚底蔓延的寒冷。
  
——风雨欲来。
  
“我想,我应该知道了长老们的计划了。”叶修又恢复平日的放松随意。
  
“先不管那些了,先陪我去下测灵场吧。看看我的灵力吧,顺便再找个称手的武器。啧,千机伞在小周那,却邪在孙翔那。”
  
“可怜啊,混了这么久,连个武器都没有。”
  
……哭穷找我要武器直说。叶秋咬牙想到。
  
“等会吃什么好呢,去吃城南那家湘菜馆?要点剁椒鱼头,干锅千叶豆腐还有麻辣小龙虾啊哈哈!”
  
去你妈的湘菜馆,去你妈的要武器!
  
叶秋怒不可遏,额上的青筋都看出来了:
  
“混账哥哥!刚醒来什么都不问就要武器吃饭”!!”
  
“啊?”叶修回头,有点纳闷的看着叶秋“我不也是问了我睡了多久吗?”
  
“那有什么区别吗!!!”

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鬼节。

那一天,对青悠来说,就是“三神仙,鬼门开”

叶修坐在屋外的石阶上,看着应该是圆圆的月亮,现在却是弦月,嘴角微微上扬。他拿起白玉做的烟杆,吸了口烟,语调微扬但是神色凝重:

“哎呀,‘上弦之月’要开始。”

“谁是‘钥匙’呢?”

回复他的只有“沙沙”的竹叶声。皎洁的弦月散发出柔顺的光,透过薄云,穿过竹叶,星星点点的洒在地上。

叶修隐隐约约看见竹林深处有微弱的光,走进才发现那是萤火虫的光。那光很微弱,在叶修眼里却很亮。叶修想了些什么,突然笑了。他拍了拍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走了。

“还是想想怎么离开青悠吧。”

“不然连这样的光恐怕都看不见了吧。”

寂静依旧,可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所以,你就打算找我了吗?”长生殿的东庭中传出钱塘的声音,她的语气里有点不理解。

“是啊,青悠只有今天才会‘开门’,而且你是赤龙啊。”叶修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件事。

《淮南子·修务训》“ 尧 眉八彩” 汉 高诱 注:“ 尧 母 庆都 ,盖天帝之女,寄 伊长孺 家,年二十无夫,出观于 河 。有赤龙负图而至……赤龙与 庆都 合而生 尧 。

钱塘前身是一条赤龙,哪怕现在身为鬼,她生前的灵力是无法改变的。

——焱火,鬼惧。四鬼,门开。

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

钱塘自嘲的笑了:

“就算这样,那又如何?与我何干?”

“我有‘他们’的线索。”钱塘话音刚落,叶修立马说道。

“……”回复叶修的只有烛火摇曳的声音。
  
良久,叶修才听见一声无奈的回答。
  
“你还是这么疯。”钱塘缓缓起身,凭空幻化出绯红色的发带。发带尾部的铃铛随着三千青丝被拢在一起的时候叮叮当当的响,很是好听。
  
“不然呢?”叶修笑道,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与慵懒。
  
“我会帮你的,前提是你去苻时去报备一下。”
  
“那里,有你想要的答案,虽然很隐晦。”
  
叶修离开时,看见钱塘金色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了熠熠生辉,就好像‘钦珂录’里记载的黄金瞳。赤红色的袄裙在烛光的衬托下,愈发鲜红。
  
——就好像是在这苍白的世界上留下唯一一抹鲜艳的绯红。
  
人都有私心,更何况“鬼”呢?
  
  
  
  
  
  
翌日——
  
“日安,叶修。”
  
叶修一大早走在苻时殿的路上,刚走过长生殿门口,就看见池稻和自家妹妹云影从北庭走出来。
  
池稻走的有些急,快步走到叶修身旁,抱住叶修,憨笑:“听说你最近刚醒来,一直想见你,结果叶维南洛他们不让我见。”语气里颇有不满。
  
“日安,池稻。日安,云影。好久不见了啊”叶修把池稻从怀里不留痕迹的推开,抬头对在一旁不说话的妹妹打了声招呼。见她点头示意,也就作罢。
  
“你是要‘出去’吗?”池稻看着叶修问。
  
“是啊,咱们边走边说。”叶修回道。
  
池稻:“我听说长老们都知道你要‘出去’,昨天晚上还商量了一整晚,哦,真辛苦呵呵。”
  
叶修:“商量有啥用,有什么能拦得住我吗?”
  
“也是”池稻点头,”我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吧……”
“有些东西不是全说出来就是好的”
“总有一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伴随着头绳上铃铛晃动的声音,池稻轻声说道。
  
“是吗?”叶修看着池稻,勾了勾嘴角,如是说。
  
“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云影打破了这种古怪的氛围。
  
“先陪我进去吧,我可受不了我爹的脾气。”
  
  
  
“不行,我不同意你去。”在叶修表达自己的意图后,就听见叶父的拒绝。

叶修瞥了眼靠在红柱上的笑的像个狐狸一样的南洛和牵着自己的手乖巧的看着地面的池稻。

呵 。

叶修不咸不淡的笑了下 。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

“算了……让他去吧。”

南洛玩弄着黑色的长发,漫不经心道,黑色的狐狸眼偶尔闪过精光:

“毕竟后续的“任务”还需要他啊。”

“九千年修为的,将辰才三百年的青悠白狐可以极为少有的。”

“这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叶修看见他的父亲听见南洛的话后,沉默了。紧紧的握着木椅,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再叶父旁的叶秋和云影听见后脸色冷了下来;他身旁的池稻,笑容更冷了些:

真是有趣了起来啊。

“好吧,你要去……便去吧。”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叶父叹了口气道,有那么一瞬间叶修感觉叶父一瞬间老了好几岁

“只是……要记得你背后有青悠。”

“你是青悠的叶家大少。”

“你是“契机”。”
  
人界——
  
“这次比武,我参加。”
  
周泽楷“吱呀”一声推开了木门,对自家副队江波涛说。
  
“哦,知道了。”
  
江波涛应道,此时他正看着比武贴,还在纳闷:
  
今年真有意思啊,妖都可以和人类比武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