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椒鱼头—北城

这里北城,幸会

全职周叶粉,偏杂食。叶受基本周叶纯食,其他叶受看文笔再说。叶all也吃,但少。周攻同理。
偶尔会摸个鱼。

拒绝ky,有缺点可以指出。请不要说话过于犀利,这里经常自我反省和嫌弃。



性格古怪些,平常聊天会注意
跳转话题比较快,脑洞已经变成黑洞【笑】

希望每个人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联文30题】不老梦(1-6)

热度换字
(5952/14100)
dalao们的粮好好吃
跟着一起玩

精灵维克多*旅人勇利
人设属于剧组,ooc属于我

1.雨停前的低语。
胜生勇利是一个旅人,他刚来到这个叫“莱瑟”的小镇。不巧的是,他刚补充完必需品就下起了雨。他站在店门口等着雨小些跑回宾馆。
  
雨像针一样细密的落下,大致一看,小镇就好像笼上一层薄烟,有这几分灵气。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各个屋子房门禁闭着。
  
这小镇寂静的,不像个样子。
  
“你是新来的吧?”他身后响起声音,那声音略微磁性,语调有些微微上扬,好像有点好巧和兴奋。
  
“啊,是。我叫……胜生勇利,是个旅人,请多关照。请问……你叫什么?”
  
胜生勇利有点脸红,有点磕磕绊绊的说。不可否认的是,他着实被面前这个男子所惊艳。
  
那男子只是身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的长裤显得他腿十分修长。银色的长发扎的很高,皮肤白的不可思议,嘴角微微上扬,冰蓝色的眼睛溢满了笑意。
  
真像个妖精。
  
“我叫维克多·尼基福洛夫。勇利你可真可爱。”维克多看见胜生勇利脸红的样子,自来熟的打趣道。
  
“时间不早了,雨也好停了,我也该走了。”维克多看了下天空,回头对胜生勇利说:“希望我们能再次见面,勇利。”
  
“等等尼基福洛夫先生。”胜生勇利在维克多走前连忙问道。
  
“?”
  
“就是我来之前听说这里有精灵,是真的吗。”
  
胜生勇利刚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他刚刚认识的维克多·尼基福洛夫的脸色在他话音刚落时,就变了。他刚想道歉,却看见面前的的男子勉强的笑了笑,俯身在他耳边轻语,声音略带几分缠绵:
  
“谁知道呢?”

2.树影。

夜深了。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薄雾洒在地上,恍惚间能听见蟋蟀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胜生勇利迷迷糊糊间听见窗外有呼救声,以及在剧烈跑步时带有的粗喘声。他拉开窗帘,恍惚看见了白天刚认识的那个银发男人,不过应该不是他。
  
——那个人有尖耳朵,但是胜生勇利好像没看见过维克多有。
  
胜生勇利有点不甘心,眯着眼睛,透过窗户看只有树影。
  
……嘛,果然自己是睡迷糊了。回去继续睡吧。
  
胜生勇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躺在柔软的床上,想。
  
不过,在他没看见的地方有着两个“冰雕”。冰里面的人拿着武器,眼睛挣得大大的,好看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3.冬夜拉起窗帘。
  
不知道什么原因,胜生勇利决定长期住在“莱瑟”小镇上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胜生勇利问老板。也难怪 ,他看见小镇上的几个饺子馆人都特别多。
  
“今天是冬至啊,要吃饺子。”老板翻着账单,漫不经心道。
 
“对了勇利,我今天包了香菇馅饺子,吃吗?”
  
“欸?谢谢谢谢。”
  
说实话,莱瑟的冬天比他在长谷津时冷的多,好在有暖气。不对,现在还得加香菇馅饺子和饺子汤。
  
“wow,好久不见克里斯。嗯,气味好香啊,你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胜生勇利一听就听出来,那是他好久没联系的朋友维克多的声音。也许是因为氤氲的雾气笼罩在眼镜片上,他发现他亲爱的朋友维克多.尼基福洛夫比之前更白了。白的近乎透明,可以看见脖子上青色的血管。
  
“好久不见,维克多。最近还好吗?”克里斯放下盘子,问维克多,草绿色的眼睛里尽是关心。
  
“没事没事,多喝热水多睡觉就好了哈哈。赶快给我吃的,饿死了。”维克多嘿嘿一笑,摆了摆手对克里斯说。
  
“……好。”
  
“那个,克里斯……”克里斯在拿盘子的时候,听见胜生勇利对他说,他回头一看,瞳孔猛然一缩!
  
他看见刚刚跟他谈笑风生的维克多已经趴在桌子上了,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细细一看发现他腹部流着和他眼睛一样颜色的血液。
  
“很抱歉,勇利。希望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请不要说出去。”克里斯小心的对胜生勇利说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关了店门,拉上窗帘。
  
外面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为这冬夜平添了几分灵气。

4.新的结识。

“所以,你能告诉我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吗?”等克里斯熟练的给维克多包扎完后,胜生勇利轻声问道。他的语气里没有慌张,没有兴奋,只有冷静。镜片的反光巧妙的遮住了胜生勇利的眼神,但是克里斯发誓,那个眼神的意思绝对是惺惺相惜的意思。
  
克里斯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说:“莱瑟是一个有灵气的小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份灵气也渐渐消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镇就传出来小镇尽头有个森林,森林里住着精灵。”
  
“不过,我当时可是不信,要知道我一家都是唯物主义者。”说道这里克里斯风趣一笑。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维克多,才相信他们的话。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克里斯见勇利见怪不怪的样子,说。
  
“我感觉他们口中的精灵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克里斯摩挲的洁白的被单,眯眼说。
  
“他和我们一样,会笑会哭,只不过他们的寿命更长,有些我们常人所没有的而已。”
  
“为什么他要承受这些凡人的恶意呢?”
  
“……这只是无关紧要的,对他来说。”胜生勇利把眼镜摘下来,擦眼镜说:“不仅是身为精灵的他,还有很多妖怪像他一样。”
  
克里斯开始怀疑在他这住了半年多的人:胜生勇利对于维克多受伤很冷静,没有他最初的慌张,反而很冷静的说出了和维克多一样的话。
  
他开始警觉起来了。
  
“欸,克里斯店长,不用这样的。”胜生勇利看出克里斯警觉的样子,有点腼腆的笑了:
  
“我是是个随处可见的旅人,没什么其他想法。”
  
“而且。”他起身,摸了摸维克多的脸,那里也是想象中的清凉:“我们是一路人。”
  
之后一夜无言。
  
但是克里斯对面前这个人,有了新的结识。  
  

  
5.无声的语言。

翌日——
  
晚上下的雪早已经停了,太阳洒出温暖的光芒,小松鼠在松树枝上抱着松果,看向远方。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维克多醒来后,看见自己躺在床上,发现伤口已经包扎后,发现胜生勇利在看着他:
  
”我昨天吃饺子了吗?”
  
……饺子对你来讲就这么大的执念吗。
  
“没啊,令人惊奇的是你刚坐下就睡着了。”胜生勇利温和的说,一边在维克多的手上画着写什么。
  
“哦,这样啊,等会儿一定要去吃。”维克多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胜生勇利画的东西,瞪圆了眼睛。刚想说什么,胜生勇利止住维克多,向他露出最初遇见是腼腆温和的笑。
  
他们都知道,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说出来。

6.从不被人闯入的内心。
  
“wow,勇利你可真厉害,这红烧鸡翅真好吃!简直是神创造出来的!”维克多吃着胜生勇利做的鸡翅,赞不绝口道。鸡翅在汤汁里泡了一整夜,鸡肉里进了料酒和酱油的香味,适量的糖也减少了肉的腥味。几下就用筷子挑出鸡骨头,吃到嘴里油而不腻。
  
“嘿嘿,还好吧。”胜生勇利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们明明是一样的,我为什么做不出这样的吃的。哦!”维克多懊恼的说。
  
“勇利,告诉我你的一切,你是怎么学会这些的。以及……你的内心真实想法。”
  
胜生勇利被维克多突如其来的话变得脸红,手足无措说:“诶诶诶?!”
  
“维维克多,现现在还不是时候……”
  
维克多有点不满的皱了皱眉,但又意识到他面前的这个人的内心似乎从来没被闯入,他还是第一个。
  
“好,我等着。”维克多弯了弯眼,笑。
  
嘛,来日方长。
 

评论(2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