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维勇】【联文不老梦30题】(7-15)

热度换字
(9120/14100)
艾特共催 @池稻不是迟到 我要码完热度换字了,3w加油!
dalao们的粮真好吃
我要死了……

看第13题不要笑啊【哭】
我恐怕要成为维勇圈里第一个因为吻戏被人笑死的人……










7.波澜。

“请问,胜生勇利在吗。”克里斯和维克多在店门口晒太阳,维克多巧妙的用长发遮住了尖耳朵,正和克里斯炫耀的时候听见虚弱的声音。
  
“怎么了?”维克多抬头看,冰蓝色的眼睛微眯,有这几分警惕。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凭空幻化出几个冰锥——
  
“啊!你就是传闻的冰精灵吧……天啊,这眼睛,血统太纯了。”那个人好似没看见维克多的小动作一样,絮絮叨叨着。
  
“对了,自我介绍下。我叫披集.朱拉暖,叫我披集就好,是个梦妖。”那男子摘下头上的帽子,对维克多灿烂的笑道。
  
“你和勇利是什么关系?”
  
“诶?!你都叫勇利了!你一定和勇利关系好吧!”披集没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说。
  
“帮我告诉他,赏金猎人知道这里了,让他小心点。”
  
“我是他的结对伙伴,他会相信的。”
  
还没等维克多在说什么,披集.朱拉暖就好像青烟一般消散。
  
“这是什么?”克里斯推了推身边的冰精灵问道。
  
“梦妖。一种在可以梦境中穿梭的妖怪,擅长布置结界。我一直都知道他是妖怪,没想到他是梦妖啊……”维克多挠了挠头,沉声道:“这下麻烦就大了…”
  
“怎么了?”
  
“要知道梦妖的一切都很值钱啊……”

8.暴雨与飓风。

雷在的云层隆隆地滚动着,好像被那密密层层的云紧紧地围住挣扎不出来似的,声音沉闷而迟钝。闪电在远处的天空里,发出耀眼的白光。
  
狂风。暴雨。逃离。追赶。
  
狂风把树叶吹的“哗啦啦”的响,豆大的雨落在地上“啪啪”作响,很快形成水坑。
  
很快,水坑被人踩了下,泛起了涟漪。
  
——快点,再快点。进入森林就好了。
  
胜生勇利喘着粗气,喘气的声音像破旧的鼓风机“呼哧呼哧”的响着。眼前一片模糊,偶尔还会眼前一黑。可见他体力透支的很厉害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后面就是赏金猎人。
  
“砰——”清晰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天空,胜生勇利踉跄的往前走着,最后倒下了。鲜红的血从肩膀上的枪伤流出,他靠着大树,喘着气。手捂着伤口,用最后为数不多的灵力吧鲜血化作武器。他看着面前的赏金猎人,想:
  
大不了同归于尽!
  
赏金猎人刚想在给他补一枪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被冻上了!
  
!!!
  
赏金猎人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想,但是抬头一看,还是吓到了。
  
“我来晚了,勇利。”那个银发妖精把勇利扶了起来,把伤口冻上,减少血液的流出。
  
“我该怎么对待他呢?为什么……总是不放过我们呢?”
  
维克多轻柔的说,他的脸上还挂着温柔的笑容,可是眼神里尽是杀气。
  
“算了吧……维克多。”在维克多刚想杀了那人的时候,胜生勇利拽了他一下。他回头,看见胜生勇利对他勉强露出笑容:
  
“都是天命啊……”
  
雨还下着,狂风依旧。
  

9.雨停。

雨很快停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薄云,从树叶的间隙穿出来;当布谷鸟唱起了歌,隐约能听见小镇的孩子唱着歌谣的时候,维克多张开了眼睛。
  
他手里拿着胜生勇利的衣服,旁边是冻上的冰雕。他的表情十分复杂,他看向碧空如洗的蓝天,想哭却哭不出来。
  
他听见孩子们唱着他们不理解的歌谣,忍不住哭了。
  
——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明明认识不到半年的时间,他们只是同病相怜而已。为什么……他就这么忘不了那个梦妖!
  
他仍记得胜生勇利,那个腼腆温和的少年,最后给他一个轻轻的吻,说:
  
“最喜欢你啦。”
  
而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天地间。

10.寂静的森林。

【等不到鬓雪相拥
  
   重饮渭水畔那一盏虔诚
  
 终究是绸缪青冢】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镇里又传出来森林里的精灵曾经和梦妖爱过,但是梦妖死了。精灵不知道为什么拥有了和梦妖一样的能力。
  
自此那片森林,恐怕就没人进来了。
  
这片森林,寂静依旧。
  
11.再无人进入。

森林深处的千波湖——
  
天空湛蓝依旧,温和的风轻轻吹拂,吹的湖面泛起了涟漪。
  
森林深处没有人,连小动物都很少。
  
传说精灵在这里待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没有人知道他待了多久。他们只知道这片森林,是绝对不允许人类进入的。
  
那个银发的精灵剪短了头发,他脖子上带着一个项链。项链的挂坠是一个紫水晶,细细看那个紫水晶便能发现,那里隐含着万千星辰。
  
——那是梦妖的挂坠,是胜生勇利留给他唯一可以怀念他的东西。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清这份情感,是同情,还是珍重,还是什么。
  
他也说不清胜生勇利有多好,有什么值得他怀念的。但是他对胜生勇利,那个有着腼腆温和笑容的梦妖的感情就好像陈年老酒一样,愈发深刻。
  
也许正是因为这为数不多,但又美好的回忆,让维克多.尼基福洛夫对胜生勇利越来越难忘。
  
——情深不知所处起,一往情深深几许。
  
“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维克多轻声哼唱着歌谣,他握着脖子上的挂坠,有些开心的想:
  
  
——这里不会再有人进来了,勇利你一定很喜欢这里吧。
  
  

12.幻想。

听,深海的鲸鱼在唱歌。
  
……他很孤单,周围很黑,很冷。他身没有一个同伴。
  
有一天,他很好奇海面上是什么。趋于好奇,偷偷游上来了。
  
海面波澜不惊,刚出水面,就看见圆圆的月亮。
  
月亮很圆,很白。鲸鱼看见那洁白的月光化作一条月光鱼,落到鲸鱼的身上,给了个轻轻的吻。
  
月光很亮,月光鱼的吻是那么轻,那么亮。
  
鲸鱼很想留下月光鱼,但是天亮了,月光鱼也消失了,这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样。
  
这都是他的幻想罢了。
  
……
  
梦妖的挂坠是一个媒介,它可以让梦妖随意穿梭在梦境中。

当然,任何有灵力的人有他都可以穿梭其中。  
胜生勇利的挂坠留给了维克多,身为冰精灵是维克多自然也可以借此穿梭于梦境中。
  
只不过他没想到他穿梭的是胜生勇利的梦。
  
他梦见了,他认识的那个梦妖过去的一切。
  
鲜血与眼泪,战火与硝烟交织形成了胜生勇利的童年。
  
胜生勇利讨厌争斗,他讨厌一切利用像他一样的人。
  
他想改变,但无济于事。
  
维克多看见胜生勇利不顾疼痛的紧紧的抠地上的泥土,没感受到手上的疼痛。流着泪,大声哭喊。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承受这些不属于他们承担的痛苦啊!
  
我们…我们只是想和大家一样的幸福的或者啊!!!
  
维克多感受到手背上有水滴,他摸了摸脸,发现自己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着。
  
他已经分不清这是幻像还是真实了。
  
世界开始崩塌。
  
  
13.沉于梦境。

维克多.尼基福洛夫最近特别希望做梦。
  
他可以在梦里梦见胜生勇利,那个和他萍水相逢却让他念念不忘的梦妖。
  
————
  
怎么样,他会怎么想。他是开心,还是……生气?
  
胜生勇利在出乎意料的在最后跳出了后内点冰四周跳,完成最后的收尾。他听见周围的人惊呼声,他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的教练。
  
他的教练.维克多尼基福洛夫,什么也没说,只是跑到到选手出口处。看见勇利跑过来,上去抱住了他,给了他一个吻。
  
嗯,众目睽睽之下,他亲爱的教练,维克多.尼基福洛夫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吻。
  
那个吻缠绵而火热,对方的舌头长驱直入进勇利的嘴腔,舌头不停的搅拌,他们把口腔里的唾液彼此交换着。在口腔里的细菌交换后,他们停下动作。
  
维克多在他耳边轻语:“勇利总是给我带来惊喜呢。”
  
胜生勇利只是脸红的看着维克多,什么也没说。
  
————
  
维克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被子已经湿了,再看看下面……
  
……天啊,我居然做了春梦。
  
维克多把脸埋进白色的枕头里,脸红的想。
  
……要是在梦境里沉睡不醒就好了。

14.失去歌颂的能力。

“……所以你是来找我唱颂歌的吗”维克多漫不经心的翻着古书说。
  
“那很抱歉了。”他把杯里的红茶一口而尽,起身拉开了座椅。准备离开。
  
“为什么啊,维克多?你不是血统纯正的冰精灵吗?”克里斯有些不解说。
  
“克里斯,你要知道。颂歌是要唱给神灵的。”
  
“他需要一个无所欲求的精灵。”
  
“而我已经不是了。”
  
但是他不后悔。

15.所爱之人在百年之前已经死去。

“我希望像我们这些人,不论是精灵,还是妖怪应该得到正确的理解。”
  
维克多松了松领带,正色。
  
”我们和常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和你们一样的生活。只不过我们拥有与你们不同的灵力和长久的寿命。”
  
“我们在战火和硝烟中成长,我们向往和平”
  
“所以,我希望——”
  
“不要在有像赏金猎人这样的职业了。”
  
过了一会儿,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尤里不耐烦的说:“喂,老头,你心情是不是不好。”
  
“怎么可能啊哈哈,我可是说出了自己多少年憋在心里的话。”维克多爽朗一笑,结果被尤里踹了一脚——
  
“得了吧,你那表情都好哭了。”
  
维克多听完后,笑的更灿烂了——
  
我当然开心了,我爱的人百年前就因为这个死的,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我为什么不开心?


TBC.






PS:

其实这里面有好几段我写的要哭了。好多是我自己亲手经历后的感情溶入进去的。

维克多和勇利,他们不喜欢他们和常人不同的。但是他们不得不承担,他们希望以后像他们一样的人不再受像他们一样的苦。

在我眼里,其实他们都很温柔的。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