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维勇】【联文不老梦30题】(16-18)

热度换字
(10706/14100)
鸡年大吉吧
实在没灵感了就1000左右
sad




16.交谈。

夜,已经深了。

月光如水,柔和的月光撒在窗台上,穿过玻璃,射进房间。
  
房间里的一切被归弄的整整齐齐,但是房间是空的。
    
“你…真的决定了吗。”尤里看着维克多,难得认真问道。
  
毕竟,那样对维克多来讲太痛苦了。
  
“是啊,还是想知道更多。”维克多看向窗外是夜景,修长的手指无意间敲击着桌面。嘴角微微上扬,冰蓝色的眼睛里溢满了温柔,暖黄色的灯光映得他棱角柔和起来。
  
想知道更多关于胜生勇利的故事,哪怕他一提到“胜生勇利”就有种如鱼梗喉的感受。
  
梦妖可以凭借穿梭梦境,知道从古至今的事情。但是他们在穿梭于梦境的过程中会不断回忆起曾经是自己。
  
维克多是依靠勇利的挂坠穿梭于梦境中,回忆
和发现的记忆,一切都是跟胜生勇利有关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维克多曾经生活的森林也不在了,他现在搬到一个桃花盛开的院子里。 
  
他也记不清他看了多少年的桃花了,他的那份感情随着桃花的开落也沉淀下来。对于胜生勇利的感情,他已经学会控制了。
  
只是桃花一年年的开,那些孩子也从长大了,变老了,最后离开这个世界了,他却依然孑然一身。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17.拒绝。

听,星星在唱歌。
  
我小时侯听说,每一颗星星都是有你爱和爱你的人化作的。我常常趴在窗台,看着灿烂星河,想:
  
他们会不会在那漆黑寒冷的宇宙里唱着歌,唱着属于自己歌,把他们的歌送给他们爱的那个人的梦里。
  
他们用属于自己的歌和微弱的光给自己爱的人驱散黑暗。
  
————
  
“勇利,恭喜你完成你的成年礼。”切雷斯帝诺一把揽住胜生勇利,笑:
  
“真没想到勇利也会成年啊哈哈,我刚和他认识他还这么小呢。”切雷斯帝诺一边说着,一边比划这他最初看见胜生勇利时,他的身高。
  
“ciaociao别笑他了,你看他脸都红了哈哈哈哈。”披集在一旁适时阻止了切雷斯帝诺的打趣,因为他已经看见他的朋友胜生勇利苍白的脸上泛着红晕。
  
“话说勇利,你梦到了什么?”披集看着勇利腼腆的笑着,头上冷汗直冒。
  
“……没,没什么。披集你好奇怪啊哈哈,怎么突然问起来了?”胜生勇利被披集的问题吓了一跳,慌里慌张的打着哈哈过去了。
  
披集看见勇利生硬的拒绝,只是奇怪的看着勇利,什么也没说。
  
午夜——
  
训练馆里十分安静,偶尔能听没拧紧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滴答,滴答——
  
奇怪的是,明明很小的声音,却吓得胜生勇利脸色煞白,冷汗直冒。他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上来,寒气直逼入骨。
  
看着胜生勇利梦境的维克多·尼基福洛夫从来没有看见过胜生勇利有过这样苍白的样子,他心疼的摸了摸勇利的脸。但是手刚碰上勇利的脸,手指穿了过去。他楞了下,自嘲:
  
这只是属于胜生勇利的梦,自己当然碰不到他了。
  
胜生勇利低着头,看着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他身子微微发抖,想:
  
——我该怎么办?
  

他梦见大概百年后,世界崩塌,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都不在了。
  
他该怎么办,他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在勇利矛盾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那首叫“不老梦”的歌。
  
【 摩肩人步履匆匆
  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
  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
  从此后分赴西东
  不如作蜉蝣麻衣霜染淋漓死生  】
  
他脑海里不断回放这段这首歌,他想起来最初切雷斯帝诺教他的时候,切雷斯帝诺告诉他:
  
“如果你以后预知到一些你无法改变或者控制的事情,就不要说出来。”
  
“我们不是要改变世界的,我们是由这个世界创造的,我们最后离开的时候也终究会回归自然。”
  
“这一切都是轮回。”
  
胜生勇利刚刚颤动的手渐渐平稳下来,呼吸也平稳下来了。
  
是啊,他们只是见证人,无论怎样都不会改变什么的。
  
想好了这一切,勇利起身,走回宿舍。
  
维克多看着勇利的背影,沉思:
  
顺应自然……吗?

18.窗帘后的树。
  
“来来来,尤里你这次输了,带上!”jj又一次投骰子赢了尤里,众目睽睽下叫尤里带上猫儿发卡。
  
尤里:“哈?我可是老虎!不是小猫!”
  
显然,没人吧这个15岁的小少年当做老虎,都把他当做小猫了。
  
“哈哈,尤里别跑啊,来合个影留念啊。”
  
“滚开啊!老太婆!”
  
维克多笑着看着米拉追着尤里跑,他隐约听见结冰的声音,他收起来笑容。
  
他不动声色的走到窗帘处,拉开窗帘,发现窗帘后的树已经冻上了。
  
——在场任何一个冰精灵都没有使用灵力啊。
  
——这个世界,真的要崩坏掉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