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周叶】你好(段子)

●除妖师周✘白狐叶
●具体paro戳tag看前文
●这是有关结尾的段子
●ooc巨多,私设如山






——天晴了。

常年乌云笼罩的塔克尔草原在经历过天罚和赤羽之战等诸多战役后,迎来了久违的阳光。

阳光穿过浓云,撒向大地。金色的阳光洒在地面上,可以清晰看见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在阳光照到大地的同时,塔克尔草原上的植物发疯了般生长。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斑鸣的歌声,歌声温和又甜美,好像在给这来而不易的平静歌唱。

——曙光而至。

在周泽楷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那种疼就好像针扎一样,痛的直逼心口。

“小周你终于醒了,身体没事吧。”
“队长,你醒来太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轮回众人看见周泽楷醒了,激动道。周泽楷刚试图给予他们一个安心的微笑时,听见“一切都结束了”时,想起来些什么。待大家不说话后,问到。

“叶修呢?”

回复他的,只有满室寂静。

周泽楷不爱说话,甚至有些事情,他知道是错的,他也图不惹事不说。但不意味着他不知道。

“叶修怎么了!”周泽楷听见自己第一次这么大声说,嗓音还有些颤抖。他心里隐约有答案了,但是他不敢确认。

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可是事情总是和想象的相违背。

“小周……我们先回去再说,好不好?”

果然。

周泽楷有些慌张的拿起符纸和放在床边的枪,跳下床,匆匆忙忙的想要离开。

“周泽楷!你想要干什么!”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周泽楷这样很生气。

“找叶修。”

“可你想过后果吗!”

“想过。”放屁,他根本没这个心情想。

“你想过,你要是不在了,轮回怎么办,整个汉中怎么办吗!你想过吗!”

江波涛近乎咆哮的问话让周泽楷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就在江波涛以为他选择妥协的时候,周泽楷手握长枪,枪尖对着江波涛,枪尖处白雾缭绕,寒气逼人。他看着江波涛,黑色的眼睛像清水一样清澈,清澈的刺眼:

“轮回没了我,还有你们。汉中没了我还有轮回。”

“我这次不去找叶修,我可能这辈子都会后悔。”

江波涛愣住了。

周泽楷收回长枪,匆匆离开。

“副队……没事吧?”杜明看了眼江波涛,小声问到。

“我能有什么事啊。”江波涛扶着额头道,他表情有些苦涩:“这都是什么事啊……”

周泽楷赶到时候,只看见一片废墟。他走上去,仔细找了很久,还是没有看见叶修。

他不断的翻着随时,想要找到叶修。修长的手指已是鲜血淋漓,苍白的脸被翻腾起的灰尘弄脏,汗水不断的流下,很是慌张。

快点,再快点。

过了很长时间,他在废墟的一角,看见一团白色生物。他走近了发现,那是一只熟睡了的狐狸。

那狐狸看上去有些虚弱,但周泽楷一下就认出来那是叶修的本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叶修这个样子周泽楷特别想哭。

周泽楷看着怀里白色的狐狸,一遍遍的说:

“叶修。”

“叶修。”我喜欢你。

那四个字,到头来,他都没来得及说给他听。

清风从周泽楷身边穿堂而过,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狐狸感受到温暖,在周泽楷的怀里拱了拱。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想起了二十多年前,他和叶修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叶修看着他,蹲下身来,冲他笑了下。笑容里没有平常的骄傲和自信,是对小孩子的温柔与善意。

“你好,我叫叶修。是这样的,你以后就跟我啦。”

“你叫什么啊,小朋友?”

他看见自己有些戒备的看着他,尔后把手伸向他。

周泽楷这个时候看向怀里的狐狸,眉眼里四分笑意,六分温柔。他说。

“我叫周泽楷。”




PS:你好属于架空文,因为刚开始写这个世界观的时候,没想好具体世界观。等我以后改一下xd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