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鱼问水

暴雨倾盆

群宣

#求k#
这里是all勇假[tong]酒[hao]群
群里气氛超级好的嘿嘿,定期会有一些活[gao]动[shi]可以玩的xd
可以勾搭群里的太太们的,太太们真的好的xdd
这里就像一个家一样[比划]
来啊,快活啊xd
  
门牌号:609046819

太太们的宣文如下↓  
每个标题都是两个30题的内容
全部都授权了
  
  
 
1【千岩】[尤勇]烟雾缭绕的小巷

胜生勇利第九次梦见那条烟雾缭绕的小巷,巷道末端有着一盏跳跃的灯光。白茫茫一片模糊了视线,他只能够摸索着向前走。然而越走越浓,呛得勇利情不自禁地咳出来。烟雾中应声走出来一个皱着眉的金发少年,身上明显是机车党的装束,黑色皮衣上绣着怒吼的恶虎,指尖夹着一枚快燃尽的烟。
“你不应该来这里。”少年说。
“我想见你。”
“我只是你的梦。”
“我很想你。”勇利很执拗。
尤里看着爱人噙满泪水的双眼,心软得没办法,上前两步抱住他:“我没法照顾你了,对不起。你要多吃饭,没事别在我墓前面晃悠,你还有未来,会遇到更好的。”
  
  
  
2.【39℃】[尤勇]日代替月醒了过来

再次探访九州•长谷津,尤里从未想过。
静谧安宁的城市,海上翱翔的燕尾鸥,街道的灯明明灭灭,偶尔传来一两声啼哭和咳嗽声。
“长谷津是个沿海的小城市。”
“我不曾想过自己有天会离开这里,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面对全世界。”
尤里走在晚间微凉的沙滩上,这里没有路灯,有的只是明晃晃的月光,粼粼的海和微微咸湿的空气。
沙中混杂砺石,随着走动轻踩深陷脚板不断碾磨。
“我可能没机会继续下去了。”
“曾希望自己能在最后的时光也能绽放出美丽,事实上即使做到了仍会惋惜…以及不甘心。”
天空渐渐变得亮堂,地平线展露一道橘,金色的圆轮露出来半边侧脸,光芒万丈。
日代替月醒了过来。
  
  
  
3.【蕾蕾™】[维勇]从背后覆上眼的双手
 
   依旧吹着微风的四月,樱花已开得鲜艳;一阵风飘过,樱树纷纷抖动自己的树枝,粉红色柔软的花瓣随风舞动,像是下了一场粉色的花雨。
  勇利就走在这花雨之中。阳光是暖的,风是柔的,花是优雅的,勇利的手却是冰凉的,心也是空落落的。
  “今天又练过头了吗。”
  轻轻吐出一句话,握紧了冰凉的手,勇利知道,身边已不会有把自己的手捂在掌心,为他暖手的人了。
  加快了脚步,如果快点回到家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惆怅了吧。
  身后被一个力拉住,一双温暖的手覆上了勇利的眼,
  “喂,我回来了哦。”
  这双手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曾在指导动作时扶着他的腰的手;是赛前为他抹过唇膏的手;也是在他无助之时,紧紧握住,给他力量的手。
  同初见一般,一双温暖的手从背后覆上眼,
  “你猜,我是谁?”
  强忍着泪,带着灿烂得与樱花一般美丽的笑颜转过身,
  “嗯,欢迎回来,维克托。”
  
  
  
4.【宜渡】[尤勇]将烈酒一口饮尽

“猪排饭,你第一次来酒吧啊?”
尤里走到吧台前,拉出两把椅子,对酒保比了个手势。勇利还在望着舞池的灯光,被他一把拉过去坐了下来。
“是啊,”他说,“难道尤里不是吗?”
好像,来酒吧的理由是庆祝他终于达到合法饮酒年龄来着,尤里后知后觉地想起。他扭过头,假装看酒保花哨的调酒动作,不说话了。
勇利笑了起来:“俄罗斯不良少年……”
“是维克托那老混蛋带我来的!”尤里叫道,“不要笑!”但是勇利笑得更开心了。
两杯酒被推到了他们面前,打断了斗嘴。晶莹的玻璃杯中是透明的酒液,上面浮着冰块,在昏暗的灯光下明明灭灭。
尤里拿起其中一杯,仰头一饮而尽,嘎吱嘎吱地嚼着冰块。“我们俄罗斯人是这样喝伏特加的……喂!快放下!”
但是他说晚了,勇利已经照着他的动作灌下了半杯酒,随后被呛得大声咳嗽了起来,喷出的酒溅到了尤里的衣襟上。他低头看了一眼,无奈地对旁人摊了摊手,给他顺起气来。
“都说了那是俄罗斯人的喝法,逞什么能啊猪!”
二十六岁的胜生勇利,今天在小男友面前表现成年人气魄的尝试,也以失败告终了。不过从今天起,某人也成年了呢。他一边咳嗽,一边哭笑不得地想着。

  
  
4.【北城】[维勇]桥上传来带着哭腔的歌
  
夜深了,天空黑的就像黑色的墨水,没有一丝生机。
天空的颜色是黑的,天空上没有一个星星,气氛很压抑。
胜生勇利江上的桥上倚着栏杆,手里拿着瓶啤酒。他的嘴角上扬,但是没有人能说那是微笑:他的表情太过于悲伤了。
他拿起易拉罐,狠狠的把啤酒灌入嘴里,啤酒中麦芽的香气在口腔里晕开,在那之后是那淡淡的辣意。
他看着江的那一边——那一边霓虹灯在闪烁,那一边灯火辉煌。那一边,曾经是他们所向往的。
他……早该认清一件事啊。
他们自从走出了那一步,就回不去了啊……
他又灌了一口酒,兴许是酒太烈了,又或许是因为喝得太急了,剧烈的咳嗽。
他带着哭腔,唱着破碎的歌,陷入了和维克多·尼基弗洛夫有关的回忆中。

“【我曾试图寻找着坚持本色的理由】”
  
“我听你唱的不错,要不要一起组乐队啊。”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向胜生勇利伸出手,银发随风舞动,他眉眼里充斥着笑意。
“我叫维克多·尼基弗洛夫。”
  
“【当你深陷悲伤 感到难受而痛哭之时】
【又或是当孤寂充斥内心而心感憔悴之时】
【我会尝试着 呼唤你的名字】
【就如同你呼唤我的名字那样】”
  
什么时候变得呢?
胜生勇利最后也说不清了,他只是记得维克多最后听到别人说:“胜生是不是太……”的时候,他只是笑了一下。维克多·尼基弗洛夫逆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比谁都清楚。他只是一个醒着的疯子,装成一个睡着的傻子。”
  
  
  
5.【杰】[维勇]偶尔掀开窗帘的一角

由于勇利很容易忘记早餐,所以维克托每天提着早餐,敲着勇利的窗户,叫醒他,看着他乖乖吃完才罢休 一天。勇利自然醒,习惯拉开窗帘,却发现空无一人 心慌了,出门找了一天,也没有他的影子,维克托你在哪?
一个星期,勇利蜷缩在自己屋内,满满脑子都是维克托,勇利从未发现自己这么依赖他:“维克托不在的日子该怎么度过?”勇利抱紧了自己的双膝,窗帘也一直拉着。
因为不想回忆起那段酸涩的时光,不想让这份思念更浓,凭借着主题为“思念”的短节目和自由滑,勇利冲到了决赛,赛前的一天早上,勇利还在睡梦中,只听窗户传来的咚咚声,勇利一下醒了,伸手拉开窗帘,金色的阳光洒进屋内,勇利眯起眼睛,可还是看见窗前的一抹银色。
是维克托!他立刻打开窗,身子探出,抱住了窗前的人,维克托摸摸怀中人的黑发,听到了小声的啜泣,还有时断时续的“维克托,我好想你”...
  
  
  
6.【未时】[维勇]雪花飘落
 
雪尚晶莹,如絮般的轻影,穿庭弄树,将圣彼得堡悄然笼罩。夜,无需泼墨的渲染,不经意间点染了青年的双眸,勾勒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维克托,你喝醉了,我们要赶快回家了。”黑发青年拉了拉身边双颊绯红的银发男人,无奈地莞尔,“都在街上逛了两个小时了,你会生病的。”维克托却毫不在意,笑得像个天真的孩子:“我不要回去,我要和勇利一起看雪。”银发男人缓缓伸出修长的手,雪花点点,打着旋飘落在他的指尖:“只想与你共白头。”
勇利低着头的头愣了愣,随后便是了然的微笑。他紧了紧身边男人的手,道了一句“好”。
黑夜依旧,灯光中拉下渐行渐远的人影两双,雪花落在他们的身上,恍惚间白了头…… 

  
  
7.【枭七】[维勇]归家
  莫斯科的夜晚似乎总是有着用不完的热情。
  他看着街上的一片灯火灿烂,似乎可以把漆黑的夜空点个通亮,火热的氛围可以将这个寒冬也点燃。
  他的身边走过踩着高跟,手上拿着购物袋,手挽手刚刚购物完毕的女生;走过一天辛劳下来,领带都有些松散的上班族;还有那浓妆艳抹,香水喷得可以把整条街都散发着香气,刚刚从酒吧快活出来的年轻男女。
  银发的俄罗斯人与那些欢客擦肩而过,没入这个热闹的城市的阴影之中。
  他走进那条大街上唯一没有被灯火侵扰到的公寓,轻声打开房门。
  没有人说句“欢迎回来”,也没有人为他准备温热的饭菜。只有那个来自异乡的东方人躺在沙发上规律的呼吸声,这是这个屋子里唯一的迎接。
  他吻上那个人的额头。
  这个人,就是他的归处。
 
  
  
  
8【目目】[维勇]羊毛袜

  雾气弥漫在窗外。
  勇利趴在桌上睡着了,旁边是快要包完的礼物。
  “我~回~来~咯~”维克托·将秃·搞基福罗夫(我错了。)推开门,摆出一脸晒死人的阳光爱心(嘴)笑容宛如小仙女般跑进来。
  “勇利你看你看我我我我我……咳…”看见趴在桌上鼻子冒大泡[我错了。]的勇利以后瞬间汗毛竖起并迅速收声生怕吵醒天使一般(并不)的勇利。
  那么冷天也不进屋睡……维克秃先生想着,准备收拾一下桌上的东西抱得美人归……咳,呸,抱回房间睡(好像又不对)来着。
  他怔住了。桌上除了礼物盒和里面的不知名东西,还有一张贺卡。
  卡上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维克秃先生,圣诞快乐。温暖的房间,一看就知道很用心的花体字,还有一只可爱的小天使,简直完美!
  礼物盒中依稀可以看见一些类似于衣物的东西。
  轻轻的打开礼物盒,一双柔软的羊毛袜出现在维克托眼前。顾不得自己快要上升一个等级的发际线,轻手轻脚的重新摆好。顺便把睡的和猪一样的勇利抱回卧室。
  第二天早上。
  “维克秃!圣诞快乐”
  “啊哈!好像很棒棒的礼物诶!”
  看着自家媳妇[对我看透了他!]天使般的笑容。
  装作是惊喜什么的最有趣了。

坏事了。
  
  
  
  

 
9.【kuya】[尤勇]趴在书上哭的少年

他在哭。
那个黑发少年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之中,双肩微微颤抖着,压在手臂之下的书本似乎显示着他在哭泣的原因。那被刻意压低的呜咽声在这个空荡荡的图书馆里依旧不受控制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让他没由来地感到烦躁。
“喂。”
哭声戛然而止,少年猛地抬头,他扶起被压得有些变形的眼镜迷茫地朝四周张望。他长着一张极其清秀的脸,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晕,那双褐色的眼睛更是含着水汽显得那般的无辜。那是一张非常讨喜的脸,却让尤里越发不爽了起来。
“喂,我说你呢。”
少年终于注意到了他,似乎是吓了一跳,他的脸更红了。
“对,对不起。”几乎是吼出来的,少年在爆发出这句话之后立马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这幅窘迫的样子看得尤里更是暴躁,他啧了一下嘴,费力地爬上少年刚刚做的位置上。那本书呈现在他的面前,但是扭扭曲曲的字符却是还是年幼的他无法看懂的。
那之后多少年了呢,那个少年哭泣的样子依旧在他的记忆里挥之不去,甚至偶尔去过几次图书馆,他总是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少年。
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他以打发时间为由读过那本书。
糟糕透了。
他这样评价道。
无聊的剧情,无聊的感情,无聊的结局。
他到底是为什么而哭呢?
他想他快要疯了,就为了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
他斜靠在观众席上,目光落在了冰场上,轮到下一个选手上场了。
于是他看到了那个缓缓滑过来的身影,黑色的发,褐色的眼,白皙的脸似乎是因为紧张而有些泛红。尤里感觉到心脏一下子膨胀了起来,有什么陌生而熟悉的感情翻涌而上。
“胜生勇利。”
是他。
“找到了。”
  
  
10【布布】[维勇]美人
闪动的霓虹灯色透过层叠人群轻盈地跳跃在胜生勇利裸露在外的肌膏上。
他醉了,为失败和孤独而醉。
他手中的香槟是被烤化的蜜蜡,甜腻地浸在杯中,浇灭与金牌失之交臂的痛苦之火。
胜生勇利在广庭之下漫步轻舞,指尖间带着柔情,缓缓将情感送向远方——他肆意释放着成人特有的荷尔蒙气味引诱着身边所有的猎物。他眼角被泪水浸润过的红痕旋转间似乎也在醉中成了输赢间的残影。
那不停地转向都让人觉得被西服所包裹的躯体马上就如化蛹为蝶般喷薄而出,弧和直线共存的那种诱惑的外表而又透露出以纯洁为暴力的羞涩。
荒唐而理性,混乱又美妙。
“这样一个美人。”
维克托轻抿刚刚胜生勇利碰过的那杯香槟,他这么想。

  
  
11.【幸一】[尤勇]无家
  
  我看着窗外那一抹熟悉的金色。
  那是个偶尔到雨夜就会出来的人。
  他并不打伞,穿着一件外套就这么在雨中散步。
  我看到他许多次了。
  我还是决定下去给他送把伞。
  
  “我不需要。”他无奈的看着我。
  我强硬的把伞推到他手里。
  “其实你长得很像一个人。”他手里拿着伞,并不打。
  “哦?新的搭讪手段吗?”我有些玩味的说。
  黑发棕眼,在普通不过的长相。
  “不是,是真的。”他看着我的眼神一时有点幽深。
  我知道他是在透过我看着另一个人。
  “那你来这也和他有关?大雨天就因为这你不回家?”我问。
  “对,我是来悼念我自己那份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的。”他说,“至于家……哼。”
  “我告辞了。”我转身就走。
  我知道这很突兀。
  但是我突然明白了。
  这是个不该出现的邂逅。
  他的感情,不是我可以触碰的。
  
  

评论(9)

热度(61)

  1. 钱塘中华田园喵 转载了此文字
    群里气氛真的超好哦……除了我都是大佬嗯(❀╹◡╹)
  2. Ra蕾蕾™向鱼问水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的群宣 门牌号:609046819群里很欢乐 一起来搞事快活啊期待同好 新人小可爱哦
  3. 爱学习爱[艾]老爷向鱼问水 转载了此文字
    欢迎来玩,大家都超可爱的